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7)粤04委赔1号

赔偿请求人:伦少贞,女,1978年9月8日出生,现住香港特别行政区

委托代理人:吴思泽,广东佰仕杰律师事务所。

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徐素平,院长。

伦少贞因错误执行申请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下称香洲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香洲法院(2016)粤0402法赔4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义务机关认定的事实

(2015)珠香法执字第860号案件(申请执行人为李秋泉,被执行人为邱海彬、伦笑贞)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李秋泉于2016年7月5日向香洲法院提交查封及拍卖申请书,请求查封并拍卖被执行人伦笑贞(曾用名:伦少贞)名下所有的广州市白云区西槎路阳光一街14号301房(以下称涉案房屋),同时提交了广州市房地产档案馆出具的房地产登记簿查册表。该查册表上记载了涉案房屋的地址及登记号等内容,但未列明产权人的基本信息。申请执行人李秋泉没有向香洲法院执行人员说明其在诉讼阶段已经撤回对伦少贞起诉的情况。香洲法院根据申请执行人李秋泉的申请及提交的材料,于2016年8月15日作出(2015)珠香法执字第860号执行裁定,裁定查封涉案房屋,并通知涉案房屋所在登记机关广州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委员会协助执行。2016年8月26日,赔偿请求人伦少贞对上述查封行为提出异议。香洲法院经审查并向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后,于2016年8月30日解除对涉案房屋的查封。随后,赔偿请求人伦少贞以香洲法院错误查封造成其财产损害为由,申请国家赔偿15万元。

申请执行人李秋泉在诉讼阶段曾将邱海彬和伦少贞列为共同被告,后向香洲法院申请补正及变更伦少贞的名称为伦笑贞,并于2013年8月8日申请撤销对伦少贞的起诉。香洲法院于2014年3月20日作出(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44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邱海彬向李秋泉偿还借款60万元及逾期还款的违约金,伦笑贞对邱海彬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判决书载明:被告伦笑贞,女,汉族,1969年12月21日出生,户籍住址:广州市荔湾区龙津东路珠秀坊32号,身份证号码为。邱海彬与伦笑贞于1995年6月7日在广州市荔湾区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

广州市房地产档案馆出具的个人名下房地产登记情况查询证明载明:涉案房屋登记在蓝宝祺[G168731(9)]和伦少贞(441XXXXXXXXXXXXXXX)名下,登记字号为2004交登字17380。邱海彬(440XXXXXXXXXXXXXXX)和伦笑贞(440XXXXXXXXXXXXXXX)名下查无房地产情况记录。

赔偿义务机关决定理由及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先予执行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赔偿。”第七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一)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款和第二百三十三条款规定情形的;(二)申请执行人提供执行标的物错误的,但人民法院明知该标的物错误仍予以执行的除外;……”以上规定表明,当事人因人民法院在民事、行政诉讼和执行程序中行使职权侵犯其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有依法获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但在法定的情形下,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赔偿请求人伦少贞是涉案房屋的登记权属人,但不是(2015)珠香法执字第860号案件的被执行人,在执行该案过程中,对涉案房屋采取查封执行措施,属于错误查封案外人财产。由于本次查封的标的物即涉案房屋是由申请执行人李秋泉提供的,执行人员实施查封措施时并不知道标的物错误,且在赔偿请求人伦少贞提出执行异议后,已经及时解除对涉案房屋的查封,根据上述规定,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对赔偿请求人伦少贞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应予驳回。香洲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条之规定,决定驳回赔偿请求人伦少贞的国家赔偿申请。

赔偿请求人的主张

伦少贞不服香洲法院(2016)粤0402法赔4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本院作出责令赔偿义务机关赔偿其损失150000元的决定。其申请事实与理由如下:伦笑贞未履行(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4414号民事判决,李秋泉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未尽谨慎审查义务,在该案审判阶段已查明确认伦笑贞与伦少贞并非同一主体的情况下,竟在执行程序中直接变更被执行人的身份信息,将申请人伦少贞以“曾用名伦笑贞”的方式查封伦少贞名下房产,侵犯了伦少贞的财产权。早在2015年11月7日,伦少贞与叶国河就涉案房产达成买卖合约,约定将房屋以人民币40万元出售,叶国河支付了定金人民币10万元,双方于2016年8月30日前完成交易。叶国河在8月份前往广州收楼时发现房屋被查封,认为该房屋权属有问题,拒绝购买,要求按约定返还定金并支付违约金10万元。伦少贞不得已支付了违约金人民币10万元,并为维权走访造成误工费、交通费等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5万元。在(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4414号民事判决书已经载明义务人伦笑贞的身份信息与李秋泉申请执行的身份材料不同,一审卷宗材料已有反映的情况下,香洲法院直接作出裁定查封涉案房产,其行为属于明知标的物错误仍予以执行的范畴,应予赔偿。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定的事实

经查,赔偿义务机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赔偿委员会予以确认。

本院赔偿委员会另查明,伦少贞提交的涉案房屋买卖合约、№053192号收据形成于香港,未经我国司法部委托的律师予以公证,并经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转递。

本院赔偿委员会决定理由及结果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香洲法院错误查封案外人伦少贞的房屋,但不需要承担国家赔偿责任。在民事和行政诉讼中,错误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并因此造成当事人损失,是申请人获得国家赔偿的法定条件。伦少贞申请国家赔偿,不符合该条件。

伦少贞不是(2015)珠香法执字第860号案件的被执行人,香洲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封案外人伦少贞名下房产,属于错误查封案外人财产。

香洲法院的查封行为与涉案房屋交易未完成之间缺乏因果关系。伦少贞主张,因房屋被香洲法院查封而无法履行其与叶国河之间的房屋买卖合约,导致其支付违约金100000元。本案证据表明,伦少贞2016年8月26日提出执行异议,香洲法院2016年8月30日即解除查封。目前没有证据证明香洲法院的查封行为导致涉案房屋交易无法进行,查封行为与涉案房屋交易未完成之间,缺乏因果关系。

没有证据证明伦少贞损失1500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是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形成的,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参照该司法解释规定,伦少贞证明其损失的主要证据如买卖合约和№053192号收据等均在香港形成,应当由我国司法部委托的律师予以公证,并经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转递,才可在内地使用,上述证据未履行该证明手续,不可采信。退一步讲,即使以上证据可在内地使用,依然无法证明伦少贞主张的损失。蓝宝祺与叶国河之间的房屋买卖合约约定签署合约时付订金100000元,№053192号收据上蓝宝祺支付给叶国河的100000元,是买卖房屋的订金还是违约金,并未明确。另外,伦少贞提供的交通票据形成于香洲法院查封涉案房屋之前和解封涉案房屋之后,与香洲法院的查封行为缺乏关联性。伦少贞在涉案房屋查封期间,为处理执行异议而产生的误工费和交通费可向申请执行人李秋泉主张。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6)粤0402法赔4号国家赔偿决定书。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一七年五月十二日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