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6)粤04委赔6号

赔偿请求人:陈云峰,男。

委托代理人:陈明华,男。与赔偿请求人父子关系。

委托代理人:梁德强,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如文,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

法定代表人:朱江,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洪根,该分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赵一峰,该分局工作人员。

复议机关:珠海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张强,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海花,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马德武,该局工作人员。

赔偿请求人陈云峰以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以下简称斗门公安分局)错误拘留致人死亡为由,向斗门公安分局请求国家赔偿,斗门公安分局作出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国家赔偿。陈云峰遂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珠海市公安局经审查作出珠公赔复字[2016]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陈云峰不服复议决定,遂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为查明本案的相关事实,于2016年7月28日组织本案各方当事人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请求人陈云峰称,(一)复议机关维持赔偿义务机关作出不予赔偿决定的理由明显缺乏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珠公赔复决字[2016]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所列的证据目录中有许多证据赔偿请求人至今尚未收到,赔偿请求人根本无法确认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在复议机关或赔偿义务机关没有提供其他确实充分的证据佐证的情况下,赔偿请求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赔偿义务机关的刑事拘留行为与陈富伟遗体上存在的诸多受伤痕迹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完全有理由相信赔偿义务机关的刑事拘留行为与陈富伟的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承担陈富伟在刑事拘留期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直至死亡的刑事赔偿责任。(二)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9月25日作出的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5)法医病理检字F-284号法医学鉴定意见存在程序严重违法、依据的事实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鉴定意见的结论明显缺乏证据等问题,依法不能作为证明陈富伟死亡原因的有效依据。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6月30日批准了受害者家属要求由外省鉴定机构对陈富伟死亡原因进行鉴定的申请,但在鉴定人员的选择问题上,受害者家属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起初,受害者家属已明确要求选择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任教授作为鉴定人员进行鉴定,但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却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以该鉴定人员与受害者家属存在利害关系为由,拒绝批准受害者家属的合理要求。之后,又在受害者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改由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单方面强行指定的鉴定人员对陈富伟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鉴定过程中,由于陈富伟遗体上原有的诸多受伤痕迹已被有关人员擅自擦拭和处理过,导致鉴定人员无法全面客观真实地查看陈富伟遗体上的具体受伤情况,只能片面地描述陈富伟遗体上存在的少部分受伤痕迹。相关鉴定人员不但没有意识到陈富伟已经遭受了严重的人身伤害,而且忽略了这些严重的人身伤害给陈富伟带来的致命后果,××××变及心肌损伤严重”,并得出“导致陈富伟死亡的原因系间质性心肌炎伴心传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的错误意见。另对陈富伟死亡原因的鉴定也是在陈富伟死亡时间已超过9个月又9天后才进行,得出鉴定意见的时候,陈富伟已死亡超过一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五条的规定,此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证明陈富伟死亡原因的有效依据。(三)珠海市人民检察院2015年10月21日《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的最终调查结论根本不符合客观事实,赔偿请求人已于2015年12月01日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出复议申请,强烈要求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撤销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10月21日作出的《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重新对本案进行立案调查,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六条的规定,综合全案客观事实和所有证据,重新委托相关司法鉴定机构对陈富伟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具体理由如下:1.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在《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中认为在调查中也未发现监管机关监管执法活动存在问题,并认同珠海市公安局关于陈富伟的死亡纯属正常死亡的结论是错误的,根本不符合客观事实。受害者陈富伟于2014年初开始在珠海市斗门区XX市场开设店铺,合法经营生意。2014年9月12日晚上21:00左右,赔偿义务机关坭湾派出所以涉嫌下载淫秽物品为由,对陈富伟进行刑事拘留。事后,虽经受害者家属多次强烈要求坭湾派出所提供对陈富伟进行刑事拘留的通知书,但该派出所自始以拘留通知书已寄回陈富伟老家为由,拒绝向受害者家属提供,也没有向受害者家属出示已将拘留通知书寄回陈富伟老家的相关证据。2014年9月21日21:18分左右,坭湾派出所电话通知受害者家属,告知陈富伟正在中山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以下简称中大五院)抢救,当受害者家属赶到医院时,陈富伟已停尸在太平间,后被证实于2014年9月21日21:25分死亡。而派出所却对陈富伟的死亡和所谓的“违法犯罪事实”均拒绝作出任何解释。对此,受害者家属完全束手无策,只能向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及珠海市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对陈富伟的死亡事件进行立案调查,但相关部门之间不是互相推诿,就是不肯作为,严重影响和拖延了案件的处理时间。陈富伟自2014年9月21日21:25分死亡到现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受害者家属至今尚未收到该派出所拘留陈富伟的通知书,赔偿义务机关也没有向受害者家属出示过任何陈富伟涉嫌犯罪的相关证据。很明显,赔偿义务机关对陈富伟所实施的刑事拘留行为已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和第八十四条的规定。在陈富伟死亡事件发生后,受害者家属带着万分沉重和悲痛的心情,于2014年9月23日,在中大五院的太平间看到了陈富伟的遗体,发现在陈富伟遗体上的多个部位均有受伤痕迹,便想立即进行拍照,却遭到阻止,最后被迫只拍了一张照片。后来,为进一步弄清楚陈富伟的死亡原因,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10月21日和22日,强烈要求再次查看受害者陈富伟的遗体,均遭到拒绝。后经过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及相关部门的批准,于2014年10月23日下午,在珠海市殡仪馆再次看到了陈富伟的遗体。悲痛中,受害者家属发现,陈富伟遗体上的原有受伤痕迹已被有关人员擅自擦拭和处理过,便立即进行了拍照,并当面要求陪同人员作出合理解释,却遭到无理的拒绝。从受害者家属提供的陈富伟死亡后的照片可以看出,陈富伟在刑事拘留期间明显遭到了刑讯逼供或遭到了殴打,致使全身多处均留下了受伤痕迹。具体表现在:左耳朵又红又肿,嘴巴牙齿有血,有被严重打伤的痕迹;胸部有严重的内伤血印;腹部一大片淤青;腿上有一个约8-10毫米的血洞,十分圆整,绝非磕碰造成。对此,珠海市相关部门并没有对受害者家属作出合理的解释。《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被羁押人在羁押期间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赔偿义务机关的行为与被羁押人的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赔偿义务机关应当提供证据”。但是,赔偿义务机关至今仍然拒绝向受害者家属公开陈富伟在看守所被羁押期间的全程监控录像。对此,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却在《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中明确主张“在调查中也未发现监管机关监管执法活动存在问题”,并认同“珠海市公安局关于陈富伟的死亡纯属正常死亡”的错误结论。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中明确承认“陈富伟在2014年9月13日3时30分许,经看守所值班医生检查后符合收押条件,身体没有损失”,这足以证明陈富伟在2014年9月13日3时30分以前是没有受过伤的。如今却在陈富伟的遗体上发现了诸多受伤的痕迹,这足以充分证明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在《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中明确主张“在调查中也未发现监管机关监管执法活动存在问题”及认同“珠海市公安局关于陈富伟的死亡纯属正常死亡”的说法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2.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在《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中认为导致尸检拖延一年之久是由于受害者家属与监管机关多次商谈补偿事宜未果和反复撤销鉴定申请造成的说法是错误的,根本不符合客观事实。由于珠海市人民检察院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始终以只能选择当地的鉴定机构为由,拒绝批准受害者家属要求选择外省鉴定机构对陈富伟死亡原因进行鉴定的合理建议,任由受害者家属的鉴定申请一再拖延。当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5年6月30日9时对陈富伟的尸体进行解剖检验,以查明死亡原因的时候,已距离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9月26日的最初申请相差9个月又4天,严重影响和阻碍了鉴定程序的及时启动。珠海市相关部门在没有查清陈富伟死亡原因的情况下,便急于主动与受害者家属讨论有关“补偿”费的问题,却告知受害者家属只能“补偿”1万元左右的丧葬费。当受害者家属不同意的时候,又采用逐步增加一点点“补偿”数额的办法,刻意避重就轻,以此再三拖延受害者家属强烈要求及时鉴定陈富伟死亡原因的时间。而且,珠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鉴定意见之所以在2015年9月25日才作出,主要是由于在鉴定过程中补充或者重新提取鉴定材料需要时间、死者亲属坚持请外省鉴定机构进行尸检鉴定给补充材料和寄送相关资料等造成路途耽误导致的说法也是没有道理的,已明显违反了《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根本不值得采信。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条、第十七条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承担陈富伟在刑事拘留期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直至死亡的刑事赔偿责任。为此,请求如下:1.撤销珠公赔复决字[2016]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和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2.决定赔偿义务机关对陈富伟在刑事拘留期间的死亡承担刑事赔偿责任,其中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共人民币1146920.00元(20年×57346.00元/年)、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万元,合计为人民币1246920.00元,并支付陈富伟生前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父母)生活费至死亡时止。

陈云峰在本案中提交如下证据:1.陈富伟商铺租赁合同、住房房租及水电费收据等;2.受害者家属2014年9月23日在中大五院拍下的有关陈富伟遗体上留有受伤痕迹的原始照片(1张);3.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9月26日提出的尸检申请;4.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10月23日到珠海殡仪馆查看陈富伟遗体后的情况说明;5.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10月23日在珠海殡仪馆拍下的有关陈富伟遗体上留有的原始受伤痕迹已被擦拭和处理过的照片(4张);6.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10月24日到相关部门寻求帮助而遭到拒绝的部分情况说明;7.受害者家属于2014年10月30日到相关部门寻求帮助而遭到拒绝的部分情况说明;8.受害者家属于2015年5月20日再次提出尸检申请。

斗门公安分局辩称,(一)对陈富伟立案侦查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的依据充分,程序规范,符合法律规定。2014年9月12日21时许,坭湾派出所在斗门区井岸镇xx市场天和明珠门口陈富伟经营的档口,抓获涉嫌复制淫秽电影售卖的陈富伟,现场缴获存有淫秽电影的手提电脑一台及色情电影目录本两本,并抓获了刚从陈富伟购买淫秽电影的叶某某,缴获了叶某某用于复制购买淫秽电影的U盘一个。经审查,陈富伟供述从互联网上下载大量淫秽电影存储在自己手提电脑上用于贩卖从中获利,并供述曾多次向他人复制售卖从互联网下载的淫秽电影。被查获当晚,陈富伟以20元的价格复制30多部淫秽电影贩卖给叶某某。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规定(一)》第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陈富伟的行为符合复制淫秽物品牟利罪的立案追诉标准,陈富伟的复制淫秽物品牟利的行为有其本人的供述、叶某某的证人证言及缴获的电脑、U盘等证据证实。斗门公安分局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第(一)项之规定,于2014年9月13日3时,对陈富伟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并于当天18时通过邮寄方式将陈富伟的刑事拘留通知书送达给其父亲陈云峰。斗门公安分局对陈富伟以涉嫌复制淫秽物品牟利罪进行立案侦查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依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二)陈富伟的死亡事件中公安机关不存在过错行为。2014年9月13日3时30分,坭湾派出所民警将陈富伟送往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羁押,经看守所值班医生检查后符合收押条件,身体没有损伤,市第二看守所对陈富伟进行收押;9月21日20时30分许,陈富伟在市第二看守所42号监室内观看电视节目时突然晕倒,看守所值班医生在对陈富伟进行先期救治后,于当晚20时50分左右将其送至中大五院救治;当晚21时27分,医院宣布陈富伟经抢救无效死亡,并诊断其死亡原因为猝死。2014年10月22日,珠海市人民检察院经过调查,出具书面审查意见,认为:陈富伟入所时身体无异常,体表检查无外伤。在押期间未发现被殴打、体罚、虐待等现象,可排除外力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对中大五院作出的关于陈富伟死因的结论无异议,并决定不再调查。因陈云峰对陈富伟的死亡结论有异议,2015年6月30日,市人民检察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对陈富伟进行尸检,9月25日,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伴心传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同年9月28日,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出具鉴定意见,结论是:××伴心伟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根据珠海市人民检察院的调查,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的诊断结论及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可以认定公安机关在陈富伟被羁押期间充分尽到监管救助责任不存在过错行为。陈富伟的死亡与斗门公安分局对其展开的刑事侦查行为没有因果关系,斗门公安分局不存在过错行为。因此,斗门公安分局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不予支持陈云峰的赔偿申请。

斗门公安分局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受案登记表》;2.《呈请立案报告书》;3.《立案决定书》;4.《呈请传唤报告书》;5.《传唤证》;6.《呈请拘留报告书》;7.《拘留证》;8.《拘留家属通知书邮寄回执》;9.《呈请延长拘留期限报告书》;10.《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11.《公安局提讯题解证》;12.《讯问笔录》;13.《亲笔供词》;14.《呈请扣押报告书》;15.《扣押决定书》;16.《扣押清单》;17.《扣押笔录》;18.《询问笔录》;19.《辨认笔录》;20.《扣押决定书》;21.《扣押清单》;22.《扣押笔录》、《指认照片》;23.《抓获经过》;24.《现场照片》;25.《户籍证明》;26.《常住人口基本信息》;27.《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28.《淫秽物品审查意见书》;29.《淫秽物品审查鉴定书》(珠斗公鉴字[2014]024号)、《淫秽物品清单》;30.《淫秽物品审查鉴定书》(珠斗公鉴字[2014]020号)、《淫秽物品清单》;31.《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32.《关于对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员陈富伟死亡的审查意见》;33.《法医学鉴定意见书》;34.《司法鉴定许可证》;35.《司法鉴定人员执业证》;36.鉴定意见通知书;37.《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38.《入所健康检查表》;39.《医疗巡视记录》;40.《国家赔偿决定书》;41.《刑事赔偿决定书》;42《取证分析结果及过程》光碟;43.审讯录像光碟。

珠海市公安局答辩称,(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陈富伟因涉嫌复制、贩卖淫秽物品牟利于2014年9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日送往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羁押。陈富伟涉嫌复制、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的犯罪事实有其本人的供述、证人证言及查获的电脑、U盘等证据作为认定依据,公安机关认定其涉嫌犯罪并对其执行刑事拘留,理由依据确实充分,符合法律规定。2014年9月21日,陈富伟在看守所内死亡,中大五院诊断其死亡原因为猝死。后经鉴定,2015年9月28日市人民检察院向珠海市公安局及陈云峰一方送达了《珠海市人民检察院鉴定意见通知书》,同年10月13日陈富伟的亲属再次向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复检申请书》,10月21日市检察院作出书面回复认为复检申请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陈富伟在羁押期间死亡,人民检察院调查认定可排除外力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公安机关在陈富伟死亡事件中不存在过错行为。陈云峰请求国家赔偿的侵权行为并不存在,刑事赔偿复议决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刑事赔偿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陈云峰于2015年12月8日向斗门公安分局申请国家赔偿,2016年1月18日,斗门公安分局作出不予赔偿决定。陈云峰于2016年3月8日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珠海市公安局经审理认为斗门公安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五条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同年4月26日作出维持不予赔偿决定并于4月28日邮寄送达,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清楚、依据准确、程序合法,故请求法院依照《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维持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复议决定。

珠海市公安局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1.珠公赔复决字[2016]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2.《关于对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员陈富伟死亡的审查意见》(珠检发监字[2014]12号);3.《鉴定意见通知书》(珠检监鉴通[2015]1号)。

本院赔偿委员会查明,陈富伟在斗门区井岸镇xx市场从事电脑经营。2014年9月12日21时许,坭湾派出所民警在陈富伟经营的店铺内缴获存有淫秽电影的手提电脑一台及色情电影目录本两本,并查获了刚从陈富伟处购买淫秽电影的叶某某,缴获叶某某用于复制购买淫秽电影的U盘一个,继而先行拘留陈富伟。2014年9月22日斗门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对查获的上述色情电影目录本及U盘进行了审查,其审查意见如下:经鉴定陈富伟所持有的高清精彩电影三级理论片目录两本,共3527部电影目录编号由7700001—773527的色情电影供客人选择下载色情电影;U盘当中的34部色情电影经鉴定属于色情出版物并出具淫秽物品审查鉴定书(鉴定书号:珠斗公鉴字[2014]020号);U盘当中的34部色情电影均从供客人选择的高清精彩电影三级理论片目录中选择下载,该34部色情电影与目录中的名称、序号相符;对电脑进行鉴定时并未发现陈富伟供客人选择的高清精彩电影三级理论片目录里面的其他电影。

经审讯,陈富伟供述曾多次向他人复制售卖从互联网下载的淫秽电影,对自己从互联网上下载大量淫秽电影后复制、贩卖的事实供认不讳。叶某某也证实其于2014年9月12日以20元的价格从陈富伟处购买了30余部淫秽电影视频。斗门公安分局认为陈富伟的行为符合复制淫秽物品牟利罪的立案追诉标准,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第(一)项之规定,于2014年9月13日3时,对陈富伟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并于当天18时通过邮寄方式将陈富伟的刑事拘留通知书送达给其父亲陈云峰。鉴于陈富伟存在多次作案的重大嫌疑的事实,斗门公安分局延长对陈富伟的刑事拘留期限至三十日。

2014年9月13日3时30分,陈富伟被送往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羁押,经该看守所值班医生检查后,身体没有损伤符合收押条件,珠海市第二看守所遂对陈富伟收押。同年9月21日20时30分许,陈富伟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42号监室内突然晕倒,看守所值班医生在对陈富伟进行先期救治后,于当晚20时50分左右将其送至中大五院救治。当晚21时27分,医院宣布陈富伟经抢救无效死亡,并诊断其死亡原因为猝死。

2014年10月22日,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珠检发监字[2014]12号《关于对珠海市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员陈富伟死亡的审查意见》,该审查意见显示:接到第二看守所的报告后,珠海市人民检察院立即派员赶赴现场,了解陈富伟死亡的有关情况,封存相关监控录像,收集相关资料,并对珠海市公安局拱供的调查材料和调查结论进行审查。审查意见认为陈富伟入所时身体无异常,体表检查无外伤。在押期间未发现被殴打、体罚、虐待等现象,可排除外力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对中大五院作出的关于陈富伟死因的结论无异议。

后因陈云峰对陈富伟的死亡结论有异议,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6月30日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对陈富伟进行尸体进行了解剖检验和病理学检查。同年9月25日,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出具书鉴定意见为:××伴心传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同年9月28日,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出具鉴定意见,结论是:××伴心伟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2015年10月13日,陈富伟的亲属向珠海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复检申请书》。10月21日,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关于陈富伟尸检申请复检的回复》,认为复检申请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该回复显示: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委托组织安排鉴定事宜,于2015年6月30日与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签订司法鉴定协议;依申请曾于2014年9月26日、2015年5月20日两次联系广州中山大学法医学鉴定中心安排尸检鉴定,但陈富伟的亲属反复,又撤回申请,后于2015年5月25日提出申请由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尸检鉴定。

2015年12月8日,陈云峰向斗门公安分局申请国家赔偿。2016年1月18日,斗门公安分局作出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国家赔偿。陈云峰不服,遂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珠海市公安局经审查于2016年4月26日作出珠公赔复字[2016]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陈云峰仍不服复议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刑事赔偿决定。

另查明,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具有司法鉴定资质,鉴定人周某陈某有鉴定执业资格。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陈云峰的刑事赔偿请求不应支持,具体理由如下:

(一)斗门公安分局对陈富伟采取拘留措施符合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在符合法定的情形才可以先行拘留。该条款第(一)项明确规定对“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之情形,公安机关可以先行拘留。本案中,坭湾派出所民警2014年9月12日21时许在陈富伟经营的店铺内发现内有淫秽电影的手提电脑一台及色情电影目录本两本,并查获了刚从陈富伟处购买淫秽电影的叶某某,缴获了叶某某用于复制购买淫秽电影的U盘一个。这些事实可以证明陈富伟涉嫌犯罪,符合上述法律条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故斗门公安分局依法审批对陈云峰拘留,不存在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陈富伟采取拘留措施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对于多次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公安机关可以提请延长拘留期限。本案中陈富伟存在多次作案的重大嫌疑的事实,故斗门公安分局延长对陈富伟的刑事拘留期限至三十日于法有据。

(二)陈富伟的死亡与斗门公安分局及其工作人员的刑事侦查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对于陈富伟的死亡原因,中大五院的诊断结论为猝死;××伴心传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后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出具的鉴定意见同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一致。陈富伟死亡原因的鉴定系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委托鉴定,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定程序与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签订司法鉴定协议,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具有司法鉴定资质,鉴定人周某陈某也有鉴定执业资格,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对陈富伟亲属提出的相关异议作出了相应的审查及书面回复,故湖北同济法医学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具有法律效力。××伴心伟导系统房室结区出血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属于正常死亡。陈富伟入所时经检查身体无异常,体表检查无外伤,且珠海市人民检察院针对陈富伟的死亡进行了相关调查,也封存相关监控录像,收集相关资料,并对珠海市公安局提供的调查材料和调查结论进行审查,也未发现在押期间存在对陈富伟殴打、体罚、虐待等事实。因此,可排除外力导致陈富伟非正常死亡;斗门公安分局及其工作人员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四)、(五)项规定属于侵犯受害人人身权而需国家赔偿的法定情形。

综上,斗门公安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及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复议决定应予以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本院赔偿委员会决定如下:

一、维持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公安分局2016年1月18日作出的珠公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

二、维持珠海市公安局2016年4月26日作出的珠公赔复决字[2016]03号国家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十七条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一)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二)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三)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

(四)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

(五)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

第二十二条赔偿义务机关有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

第二十四条赔偿义务机关在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赔偿义务机关的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第二十五条复议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

第十九条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作出决

定:

(一)赔偿义务机关的决定或者复议机关的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

适用法律正确的,依法予以维持;

(四)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逾期未作决定的,查清事实后依法作出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八十条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二)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三)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四)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五)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七)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

第八十九条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