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6)粤04委赔7号

赔偿请求人:珠海安吉网络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志强,男。

委托代理人:屈鹏,男。

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徐素平,院长。

委托代理人:王梦辉,该院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谢明骥,该院工作人员。

赔偿请求人珠海安吉网络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吉公司)以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香洲法院)违法执行导致其财产损失为由,申请香洲法院国家赔偿。香洲法院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驳回安吉公司的国家赔偿申请。安吉公司不服,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国家赔偿。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安吉公司申请称:一、安吉公司要求赔偿义务机关香洲法院赔偿合理合法。安吉公司与珠海xx福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之间借款纠纷、欠款纠纷案,香洲法院分别作出(2004)香民二初字第724号民事调解书、(2004)香民二初字第1766号民事判决书。因xx公司到期未履行上述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调解书以及民事判决确认的偿还欠款义务,安吉公司分别于2004年4月19日、12月10日向香洲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号分别为:(2004)香执字第1673号、(2005)香执字第431号。2010年7月15日,香洲法院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珠海中院)发函请求将香洲法院冻结的xx公司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回款划至香洲法院予以分配。2010年7月23日,香洲法院执行到xx公司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并通知到法院办理领取执行款手续。

安吉公司与(2005)香执字第136号案申请执行人xx公司、(2004)香执字第1670号案申请执行人刘某、(2004)香执字第1671号案申请执行人刘某某、(2004)香执字第1672号申请执行人邓某于2010年7月27日签署《关于对法院执行回款人民币500万元的分配意见》,并向香洲法院递交此分配意见书和《收条》。按以往惯例,法院是在七天内转划执行回款到申请执行人的账户。 7天过后,由于收不到执行回款,也得知香洲法院某院长不肯签发,安吉公司在2010年8月4日就向香洲法院递交了《关于尽快划付执行款我司的请示》。在2010年8月16日至2012年11月1日多次向香洲法院要求尽快划付执行款,但香洲法院某院长拒不签发,造成安吉公司向珠海中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最高人民法院及市、省、中央领导同志申诉反映。为便于申诉,安吉公司与另四位申请执行人分别于2011年9月22日签署《执行债权分配协议书》、于2013年4月12日签署《执行债权分配补充协议书》。根据上述协议书,由安吉公司唯一受偿对xx公司强制执行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经安吉公司不懈努力多方上访维权,在市、省、中央领导的过问下,珠海中院在2012年11月7日作出(2011)珠中法执督字第15号之二执行裁定书,于2012年11月8日作出(2011)珠中法执督字第15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提级执行,香洲法院于2013年7月19日将人民币500万元的执行回款交到珠海中院。2013年8月21日,珠海中院将该笔执行回款划至安吉公司银行账户上。

二、赔偿义务机关香洲法院的审查情况。安吉公司于2015年5月12日向香洲法院申请国家赔偿,香洲法院在5月20日作出(2015)香院赔字第1号《受理案件通知书》。在2015年8月7号香洲法院认为根据(2010)香民一初字第1391号民事判决书,法院已把人民币500万元的利息损失从2010年2月2日计算到2013年8月21日止利息共计1153088.87元判决珠海经济特区通讯技术开发公司清算小组(以下简称老XX清算组)支付给xx公司,现安吉公司也以此理由申请国家赔偿案是重复。建议安吉公司撤回赔偿申请,在安吉公司不同意撤诉后,在2015年8月7日作出(2015)香法赔字第1号《决定书》,认为珠海中院仍在审理1391号案,于是决定中止审查。在2015年9月22日珠海中院以(2014)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91号民事判决确认xx公司对于实际解冻之日(2010年7月23日)之后的期间没有起诉,原审判决老XX清算组和银X公司的责任期间为2010年2月2日至2013年8月21日,部分超出了xx公司的诉讼请求。珠海中院撤销1391号案从2010年2月2日计算到2013年8月21日止的利息1153088.87元由老XX清算组支付给xx公司的判决。安吉公司在2015年10月28日向香洲法院作出《要求恢复审理申请书》,并在2015年11月11日和2015年11月20日向法院作出《关于要求尽快作出国家赔偿或者协调珠海经济特区XX技术公司清算小组赔偿的申请》,香洲法院与清算小组有多次的沟通,但清算组一方以他们从没指示法院扣押这人民币500万执行回款的理由拒不赔偿。在协调无效之后,香洲法院在2016年5月3日恢复审查,在5月30日向安吉公司发出《关于办理收取执行款相应利息的通知》,安吉公司以《复函》、《执行笔录》、《收取执行权利息说明书》表明立场,香洲法院在2016年6月28日作出(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该决定书是错误的。

三、对(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的意见。1.香洲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清楚,但对其在2016年5月31日向安吉公司发出《关于办理收取执行款相应利息的通知》后,安吉公司作出《复函》、《收取执行款利息说明书》上表明坚持要求香洲法院赔偿人民币2307881元。法院也明确表示“本院通知你司领取的相应利息款188766.67元,是你司执行款在本院账户代管期间所产生的利息,至于你司提起的国家赔偿案件,由本院国家赔偿相关审判部门予以审查处理,你司领取相应利息款与国家赔偿案件审理并不冲突。但你司领取相应利息款后,则应在国家赔偿案件中减少相应的赔偿请求数额”。为此,香洲法院是不存在代管属于安吉公司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回款,而是非法强行截留扣押。2.香洲法院认为没有导致财产流失,安吉公司因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合法权益已全部实现是错误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安吉公司可在xx公司处按银行同期贷款双倍利率计算收取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人民币500万元迟迟不到安吉公司手中,香洲法院截留扣押了该人民币500万元执行回款。因此,由人民币500万元在执行期间所产生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双倍利息也是安吉公司的实际损失,在老XX清算小组不赔偿的情形下,就必须由实施截留非法扣押的香洲法院赔偿。

四、安吉公司要求香洲法院赔偿是有法律依据和法院内部规定依据的。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款物管理工作的规定(试行)》第八条“执行款物到账次日,财务部门应当将到账情况告知执行机构,执行机构应当在五日内将收款时间和数额等有关情况告知案件当事人”。第九条“执行款到账后,执行法院应当在一个月内核算执行费用和执行款,并及时通知申请执行人办理取款手续,需要延期划拨的,应当在期限届满前书面说明原因并报主管院领导审查批准”。第十六条“严禁使用、截留、挪用、侵吞和私分执行款物。违反者,按有关规定追究责任”。《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款管理工作的若干规定(试行)》第十八条“案件承办人应当自接到财务部门交付的收款收据之日起7日内办理执行费的有关费用结算,并于结算完毕之日起7日内向申请执行人发出取款通知,并告知取款手续。如需要等待分配方案的确定、不动产的过户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在7日内付款的,承办人应在7日期限届满前书面说明原因报局长审查批准。局长批准延期付款的,应当将批准件复印一份交财务部门备案”。四川省高院规定的申请执行人15项重要权利中的案款兑付权也规定“申请执行人有权要求执行法院在案款转入法院账户后15个工作日内支付”等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在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时应当及时有效,切实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八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香洲法院截留扣押属于安吉公司的执行款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属于国家赔偿的范围。

为此,安吉公司提出如下赔偿请求:1.确认香洲法院无理非法截留扣押应依法拨付给安吉公司人民币500万执行回的行为违法;2.请求决定香洲法院由于违法截留扣押属于安吉公司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所造成的直接损失人民币2307881元(2010年7月23日至2013年8月21日双倍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进行赔偿;3.请求决定香洲法院赔偿支付人民币2307881元所产生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3年8月22日起计算至实际赔付日止)。在本院进行的质证程序中,安吉公司将上述请求第二项利息计算的截止日变更为2013年8月20日,并明确所请求的直接损失人民币2307881元是以人民币500万元为本金,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的同类银行贷款利率的双倍,从2010年7月23日计算至2013年8月21日的利息。后安吉公司又将上述损失的金额“人民币2307881元”更正为“2029477.78元”。

安吉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2004)香民二初字第724号民事调解书; 2.生效证明;3.(2004)香执字第1673号申请执行受理通知书;4.(2004)香民二初字第1766号民事判决书;5.(2005)香执字第431号申请执行受理通知书;6.(2004)珠中法恢执字第6号结案通知书;7.(2004)珠中法恢执字第6号执行局结案审批表;8.(2004)香执字第1670号等函;9.执行债权分配协议书;10.(2011)珠中法执督字第15号之二执行裁定书;11.(2011)珠中法执督字第15号之一执行裁定书;12.执行债权分配补充协议书、xx公司及其债权人确认上述《执行债权分配协议书》;13.收据;14.银行转账单;15.(2013)珠中法执字第433、434号结案通知书;16.香洲法院迟延划拨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致安吉公司利息损失计算表;17.(2014)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91号民事判决书生效证明;18.付款申请通知书;19.收据;20.业务回单;21.(2013)穗中法委解赔字第16号国家赔偿决定书;22.查封担保房产未通知广州一区法院被判赔135万元;23.当事人提交诉讼资料凭证;24.要求恢复审理通知书;25.当事人提交诉讼资料凭证;26.安吉公司意见;27.北京房产交易所拍卖公告;28.股权转让合同;29.老XX公司清算组函件;30.珠海某趣公司企业登记资料;31.关于要求尽快做出国家赔偿或协调老XX公司清算小组赔偿的申请;32.关于办理收取执行款相应利息的通知;33.安吉公司复函;34.(2005)珠香执字第431号、(2004)香执字第1673号执行笔录;35.安吉公司收取执行款利息说明书;36.关于对法院执行回款人民币500万元的分配意见;37.收条;38.关于尽快划拨执行款给我司的请示;39.关于要求立即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40.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41.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函;42.关于要求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43.致香洲法院蔡院长函件;44.关于再次要求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45.关于再次要求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请求;46.(2012)粤高法执信字第569号执行申诉信访案件转办通知书;47.致香洲法院蔡院长函件;48.致珠海中院王院长函件;49.提级执行申请书;50.珠海中院接收当事人提交诉讼资料凭证;51.关于同意安吉公司提级执行及全额受偿人民币500万元执行回款的函;52.关于尽快办理提级的申请;53.致珠海中院贾副院长函;54.珠海中院接收当事人提交诉讼资料凭证;55.关于要求珠海中院把香洲法院为我司等申请执行人执行到xx公司的人民币500万元随案调拨给珠海中院的申请;56.关于尽快把香洲法院划回的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划拨给我司的请示;57.致雷副书记函;58.关于要求立即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59.关于尽快划拨执行款给我司的请示;60.关于要求严格执法的报告;61.致钟市长函;62.致雷副书记函;63.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64.致相关领导函;65.关于要求立即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66.珠海香洲法院函;67.关于要求立即把我公司的执行回款划拨我公司账户的报告;68.关于尽快划拨执行款给我司的请示;69.关于严格执法的报告;70.《珠江晚报》相关报道;71.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72.致汪书记函;73.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74.投诉信;75.关于印发《关于建设和完善执行联动机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76.安吉公司检举报告;77.恳请市人大常委会督促法院尽快将执行款项划拨给我公司的报告;78.《南方日报》相关报道;79.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80.致梁书记函;81.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82.(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决定书;83.香洲法院笔录;84.(2010)香民一初字第1391号判决书;85.(2014)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91号判决书;86.再审申请书;87.xx公司再审提交的证据;88.(2010)香民一初字第1391号民事判决书;89.(2014)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91号民事判决书;90.(2013)闵民二(商)初字第1911号民事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226号民事判决书。

香洲法院辩称:1.坚持(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中香洲法院的意见;2.赔偿请求人向珠海中院提出的第三项请求在香洲法院时没有提出,超过范围,应不予支持。3.安吉公司申请赔偿的损失不属于直接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第六条的规定,国家赔偿的损失系直接损失。安吉公司请求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双倍贷款利率计算是错误的,其请求的损失最多也是按照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计算。4.香洲法院已于2016年6月将人民币500多万元在香洲法院账户上产生的正常利息支付给安吉公司,安吉公司没有损失,安吉公司的请求应予以驳回。

本院赔偿委员会查明,(一)赔偿请求人安吉公司所涉案件事实。关于安吉公司诉xx公司借款纠纷系列案,因xx公司到期未履行已生效的(2004)香民二初字第724号民事调解书、(2004)香民二初字第1766号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还款义务,安吉公司于2004年4月19日和12月10日向香洲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香洲法院依法予以受理,执行案号分别为(2004)香执字第1673号、(2005)香执字第431号。在执行xx公司系列案件过程中,香洲法院先后于2004年6月8日、12月20日、2007年7月16日,冻结了xx公司在本院(2004)珠中法恢执字第9号执行案中对珠海经济特区银城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银X公司)享有的执行款,冻结金额900万元。2010年7月23日,本院将执行到的xx公司人民币500万元款项划至香洲法院账户。由于香洲法院一直未将该笔执行款支付给安吉公司,安吉公司向本院申请提级执行。本院于2012年11月7日、11月8日作出(2011)珠中法执督字第15号之二、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将两案提级至该院执行。2013年7月12日,香洲法院将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划出至本院。2013年8月21日,本院在扣除执行费53853.63元后,将执行款4946146.37元划付给安吉公司。

(二)与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相关的案件事实。2003年4月19日,在老XX公司清算组诉xx公司、沈某侵权纠纷一案中,老XX公司清算组向本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要求保全xx公司人民币600万元的财产或权益,银X公司为老XX公司清算组上述保全申请提供财产担保。2003年4月28日,本院作出(2003)珠中法立保字第06-1号民事裁定书,冻结xx公司对银X公司的到期债权,即(2002)珠法执字第258号确认的债权,以人民币500万元为限。2004年10月25日,本院执行局在(2004)珠中法恢执字第6号xx公司申请执行银X公司一案中执行到6361995.21元款项后,按照(2003)珠中法立保字第06-1号民事裁定书,冻结了xx公司应得执行款人民币500万元。老XX公司清算组诉xx公司、沈某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11月4日作出(2003)珠中法民一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老XX公司清算组的诉讼请求。老XX公司清算组不服,提出上诉。广东高院于2010年2月2日作出(2009)粤高法民一终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老XX公司清算组不服一、二审判决,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29日作出(2011)民申字第8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老XX公司清算组的再审申请。2010年3月25日,xx公司以老XX公司清算组申请保全错误为由,将老XX公司清算组、银X公司诉至香洲法院,请求判令老XX公司清算组、银X公司连带赔偿损失人民币5889921.82元及该款从2010年4月1日至实际解封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双倍计算的利息。香洲法院经审理于2014年6月4日作出(2010)香民一初字第1391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认为老XX公司清算组申请财产保全没有错误,不用承担xx公司提出的在(2003)珠中法民一初字第9号案件诉讼期间的损失,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2月2日作出(2009)粤高法民一终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直至2013年8月21日止(解封支付之日),继续保全xx公司的到期债权人民币500万元,则属于诉讼保全申请错误,遂判决:一、老XX公司清算组在对老XX公司清算的财产范围内,向xx公司赔偿查封限额人民币500万元的利息损失,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2010年2月2日计算到2013年8月21日止利息共计1153088.87元;二、银X公司在其提供的担保财产价值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xx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xx公司不服上述此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22日作出(2014)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9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认为老XX公司清算组应在对老XX公司清算的财产范围内,向xx公司赔偿因申请诉前财产保全错误造成的损失。xx公司对于实际解冻之日(2010年7月23日)之后的期间没有起诉,原审判决老XX公司清算组和银X公司的责任期间为2010年2月2日至2013年8月21日,部分超出了xx公司诉讼请求,遂判决:一、维持原判决第二、三项;二、变更原判决第一项为:老XX公司清算组在对老XX公司清算的财产范围内,向xx公司赔偿冻结人民币500万元造成的损失1581000元(以人民币500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利息,从2005年10月1日计算至2010年7月23日)。该二审判决于2015年11月10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其他事实。2016年6月24日,香洲法院将该利息款划付给安吉公司。2016年5月31日香洲法院向安吉公司发出《关于办理收取执行款相应利息的通知》,通知安吉公司领取上述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2010年7月23日至2013年7月12日在香洲法院账户代管期间产生的利息人民币188766.67元。安吉公司对此作出《复函》、《收取执行款利息说明书》,表示坚持要求香洲法院赔偿人民币2307881元。香洲法院对此向安吉公司解释称,通知领取的相应利息款人民币188766.67元,系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在账户代管期间所产生的利息,安吉公司领取相应利息款与国家赔偿案件审理并不冲突,且认为安吉公司领取相应利息款后,则应在国家赔偿案件中减少相应的赔偿请求数额。对此安吉公司在本院举行的听证中明确表示不同意扣减,待香洲法院的本案赔偿到位后,将上述利息款返还给香洲法院执行局。另香洲法院对迟延划付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做了相关说明。

(四)香洲法院对安吉公司的赔偿请求的处理情况。香洲法院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驳回安吉公司的国家赔偿申请。香洲法院认为,在执行以安吉公司为申请执行人的(2004)香执字第1673号、(2005)香执字第431号两案中,已根据安吉公司的申请将人民币500万元款项执行到位,维护了安吉公司的合法权益。虽然在执行过程中未及时通知安吉公司领取执行款项,但并没有导致财产流失,安吉公司因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合法权益已全部实现,且法律并未规定这种行为属于执行错误。因此,香洲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不存在执行错误的违法侵权情形,不属于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范围。安吉公司的赔偿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香洲法院在执行(2004)香执字第1673号、(2005)香执字第431号两案中无法定执行错误,不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列举了六种执行错误行为及兜底条款“(七)违反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从本院查明的事实、赔偿请求人申请赔偿理由来看,香洲法院在执行程序中明显不存在上述法条所列举的前六种法定执行错误行为,且本案的情形也不属于上述法条所规定第(七)项违反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其一,依安吉公司的执行申请,香洲法院已将人民币500万元款项执行到位,兑现了安吉公司基于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权益。其二,香洲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未及时通知安吉公司领取执行款,存在延迟划付执行款的事实,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这种行为属于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执行错误,且事实上并没有导致财产流失。其三,香洲法院已将人民币500万元执行款在法院账户代管期间产生的利息已支付给安吉公司。

综上,安吉公司的国家赔偿请求理据不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本院赔偿委员会决定:

维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28日作出的(2015)珠香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附案涉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 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是指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民事制裁决定、调解、支付令、仲裁裁决、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以及行政处罚、处理决定等执行错误。包括下列行为:

(一)执行尚未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民事制裁决定等法律文书的;

(二)违反法律规定先予执行;

(三)违法执行案外人财产且无法执行回转的;

(四)明显超过申请数额、范围执行且无法执行回转的;

(五)执行过程中,对查封、扣押的财产不履行监管职责,严重不负责任,造成财物毁损、灭失的;

(六)执行过程中,变卖财物未由合法评估机构估价,或者应当拍卖而未依法拍卖,强行将财物变卖给他人的;

(七)违反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 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作出决定:

(一)赔偿义务机关的决定或者复议机关的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依法予以维持。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