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6)粤04委赔5号

赔偿请求人:韦志瑞,女。

委托代理人:林介余,广东大同(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口岸分局。

法定代表人:李小忠,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文杰,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王坦,该局工作人员。

复议机关:珠海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张强,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海花,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马德武,该局工作人员。

赔偿请求人韦志瑞以赔偿义务机关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口岸分局(以下简称拱北口岸分局)错误拘留及取保侯审为由,向拱北口岸分局请求国家赔偿,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国家赔偿。韦志瑞遂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珠海市公安局经审查作出珠公赔复字[2016]0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韦志瑞不服复议决定,遂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为查明本案的相关事实,于2016年6月29日组织本案各方当事人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赔偿请求人韦志瑞称,(一)拱北口岸分局决定对韦志瑞不予赔偿是错误的。理由如下:1.廖某不符合刑事诉讼法中所指的被害人资格,而且廖某谎言连篇,韦志瑞均据实否认。如廖某谎称2014年10月3日带着现金人民币250万元到韦志瑞住所并当面交给韦志瑞一事,韦志瑞对此予以否认,为此强烈要求公安机关调取住所楼下及住宅小区二个路口的监控录像予以查清。但公安机关不但不予以查清,反而偏信一面之辞而冤狂无辜。2.韦志瑞租屋时使用伪造居民身份证,只是为保护个人隐私,从未故意或者过失向廖某隐瞒或提供虚假身份信息,韦志瑞从未涉嫌使用伪造居民身份证,公安机关以此为由拘留韦志瑞无事实和法律依据。3.拱北口岸分局认定韦志瑞案发后逃离,且有毁灭证据、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缺乏事实根据。韦志瑞于2014年10月7日下午从珠海坐夜车回广西家乡,10月8日到老家派出所办理孩子入户口之事(申请签发一份《医学证明》),10月9日至12日在家乡过丰收节,10月13日在老家派出所拿一份《非婚入户申请表》,10月14日在老家民政局开一份《无婚姻记录证明》,10月15日晚坐车往返珠海居住并在家休息二天(周六、日)。10月20日韦志瑞在珠海市人民医院办理孩子的《出生证明》,10月21日晚到南屏派出所找张副所长咨询关于之前孩子的父亲被遣送出境的后继情况,10月22日晚韦志瑞再次坐车前往广西家乡办理小孩入户手续,当10月23日下午到达老家派出所时,莫明其妙地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4.韦志瑞为证明自已的清白,多次如实向公安机关陈述自已回乡过节及为儿子办理入户手续情况,同时还向公安机关提供手机短信来证明其跟此案无关,且不知情;提供珠海住家的锁钥,证明其不是逃犯,解释过自2013年3月1日起租房至案发时已有一年半时间,不是临时窝藏地点。5.拱北口岸分局认定韦志瑞有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缺乏事实根据。将韦志瑞拘留至37天,明显属于滥用公权力,侵犯公民合法权利并使韦志瑞造成耳鸣、头痛发作、精神恍惚等不良反应。因韦志瑞无端遭受错误羁押,使年幼的儿子在单亲家庭中饱受无依无靠的恐慌,使家中年迈的老父饱受乡亲另眼相看的委屈,以及自己遭受左邻右舍风言凉语的指责,精神受到极大的损害。

(二)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也是错误的。理由如下:1.事实认定错误。韦志瑞与本案毫无关系,韦志瑞从未存在向廖某使用虚假身份证的行为。至于萧某是否向廖某使用虚假身份证的行为,韦志瑞毫不知情,且与韦志瑞毫无关联,二者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因韦志瑞先前在租房时为保护个人隐私而使用过虚假身份证的行为与本案扯上关系。2.适用法律错误。珠海市公安局认定韦志瑞案发后离开珠海,而不是逃离,且有毁灭证据、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应对韦志瑞采取刑事拘留措施,显然适用法律错误。

基于上述事实与理由,韦志瑞提出如下请求:1.撤销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2.撤销珠公赔复决字[2016]0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3.责令赔偿义务机关向韦志瑞支付侵犯人身权赔偿金人民币8129.64元;4.责令赔偿义务机关在珠海南屏中XX一带和广西XX范围内为韦志瑞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韦志瑞赔礼道歉;5.责令赔偿义务机关向韦志瑞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00元。在质证程序中,请求人将其第2项的“人民币8129.64元”变更为“人民币8965.1元”。

韦志瑞在本案中提交如下证据:1.韦志瑞身份证复印件;2.不起诉决定书;3.拘留证、释放证明书;4.取保候审决定书、收取保证金通知书;5.珠海市《出生医学证明》补发申请表、非婚生婴儿落户申请表、无婚姻登记记录、出生医学证明;6.国家赔偿决定书;7.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

拱北口岸分局辩称,(一)所涉案件基本情况。2014年10月8日,被害人廖某在南屏派出所报称其分别于2014年10月3日至6日,分两次在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中XX41号X房被“古娃”(闽南话音译,意为舅舅)及“古娃”老婆以介绍买卖贵重木材、玉石的名义骗取共计四百万元人民币。根据被害人提供线索,民警到南屏中XX41号X房房东处调查,发现该处租住女子带有小孩,与廖某所述情况相似,核实房东提供的该租户身份证复印件,发现该证为假证,且该女子已于10月8日带小孩离开该处,不知去向。通过调查得知该女子叫韦志瑞,广西X县人,身份证号码XX25,后又查出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叫萧某,台湾人。经被害人廖某对照片进行辨认,确认诈骗嫌疑人就是此二人,基于被害人报案指认,犯罪嫌疑人在案发前以假证登记在该处长期租住,但案发后马上离开的事实,认为萧某、韦志瑞有重大作案嫌疑。遂于2014年10月13日对萧某、韦志瑞呈批拘留并上网追逃,韦志瑞于2014年10月23日被抓获,萧某于2014年11月18日被抓获。因有结伙作案重大嫌疑,2014年10月26日对韦志瑞延长拘留期限至三十日,至2014年11月21日,拱北口岸分局对犯罪嫌疑人韦志瑞提请逮捕,2014年11月28日,香洲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建议拱北口岸分局变更强制措施继续侦查,拱北口岸分局遂于2014年11月28日对韦志瑞释放,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5年10月16日,香洲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2015年10月29日对韦志瑞解除取保候审并退还保证金。(二)廖某有到公安机关报案陈述其被骗的相关案情,有帐号支出款项的相关记录,故韦专瑞称廖某没有被害人资格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韦志瑞称强烈曾要求调取楼下及小区路口监控录像,但从抓获开始,共讯问了9次,韦志瑞并未在笔录中要求公安机关调取相关录像。在公安机关调取的租房协议书和向房屋出租人的询问中,以及向韦志瑞讯问中,均证实韦志瑞使用伪造的身份证,且有伪造的居民身份证的复印件证明。虽然韦志瑞辨称未向被害人使用该伪造证件,但无法否认确有使用伪造证件的事实。韦志瑞提出在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其实施长达11个月的取保候审,此项请求理由不属国家赔偿范围。(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本案有被害人报案时指认萧某、韦志瑞涉嫌结伙诈骗,且两名犯罪嫌疑人在报案时均未抓获,存在毁灭证据和串供的可能,符合先行拘留条件的第(二)项、第(五)项、第(七)项,具备上述先行拘留情形中的一项,就可以先行拘留。而本案具备三项,拱北口岸分局依法审批对韦志瑞拘留,不存在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行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本案两名犯罪嫌疑人涉嫌结伙作案,拱北口岸分局依法在拘留后三日内对其申请将提请审查批准逮捕的时间延长至三十日,并在三十日内提请审批批准逮捕,不存在“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期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韦志瑞提出违法刑事拘留赔偿请求属于国家赔偿范围,拱北口岸分局已依法受理并审查。经审查,拱北口岸分局认为对其作出拘留决定并未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对其拘留期限也未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期限。虽然韦志瑞的请求属于国家赔偿范围,但不存在依法应当国家赔偿的情节。拱北口岸分局认为公安机关在刑事调查过程中,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拘留措施,拘留未超过法定期限,不存在违反《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行为,故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韦志瑞的赔偿请求。

拱北口岸分局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受案登记表;2.立案决定书;3.萧某讯问笔录;4.对韦志瑞的讯问笔录;5.韦志瑞电话信息;6.对廖某的询问笔录;7.廖某的辨认笔录;8.对卢某的询问笔录;9.卢某的辨认笔录;10.对吴某的询问笔录;11.情况说明;12;对林某的询问笔录;13.林某提供的材料;14.对谢某的询问笔录;15.对黄晓春的询问笔录;16.指纹识别系统查询信息;17.拘留、取保等法律文书;18.对廖某的询问笔录;19.调取证据材料;20.补充侦查决定书及提纲;21.对萧某的讯问笔录;22.出入境信息资料;23.电子物证检查工作笔录;24.情况说明;25.不起诉决定书;26.上网追逃人员登记、撤销表;27.对萧某的讯问笔录;28.对廖某的询问笔录;29.解除取保候审手续;30.接受证据材料;31.扣押、发还涉案财物材料;32.协助解除冻结通知书;33.调取证据材料;34.受案回执;35.调取证据材料;36.调取证据材料;37.现场照片;38.韦志瑞的手机信息材料;39.抓获经过;40.情况说明;41.调查函及复函;42.户籍证据。

珠海市公安局答辩称,(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被害人廖某明确指控韦志瑞、萧某二人诈骗钱财,而且二人确实存在使用虚假身份的行为,并在案发后离开珠海。因此,办案单位认定二人涉嫌诈骗犯罪的理由充分,对二人执行刑事拘留并无不当。虽然香洲区人民检察院对二人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但并非是认为二人不构成犯罪,而是认为证据不足,且同时建议公安机关继续补充侦查。拱北口岸分局在对其释放后转为取保候审继续侦查,亦不存在失当。珠海市公安局认定韦志瑞请求国家赔偿的侵权事项事实不存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刑事赔偿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韦志瑞于2016年1月27日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后,珠海市公安局经审理,认为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维持不予赔偿决定,适用法律正确。(三)刑事赔偿复议决定符合法律程序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作出不予赔偿决定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赔偿义务机关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赔偿义务机关的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第二十五条规定,复议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韦志瑞在2016年1月27日向珠海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珠海市公安局于2016年3月25日作出复议决定,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因此,请求法院依照《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维持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复议决定。

珠海市公安局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赔偿委员会查明,2014年10月8日,被害人廖某在南屏派出所报称其分别于2014年10月3日至6日,分两次在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中XX41号X房被“古娃”(闽南话音译,意为舅舅)及“古娃”老婆以介绍买卖贵重木材、玉石的名义骗取共计四百万元人民币。根据被害人提供线索,公安民警到南屏镇中XX41号X房房东处调查,发现有一女子租住此房,经核实房东提供的该女子身份证复印件,发现该证为假证。另发现该女子已于2014年10月8日带小孩离开,不知去向。后调查得知该女子叫韦志瑞,广西X县人,身份证号码XX25。另外一男子叫萧某,台湾人。经被害人廖某对照片进行辨认,确认报案所称的“古娃”及“古娃”老婆就是萧某、韦志瑞。拱北口岸分局基于被害人报案指认,犯罪嫌疑人在案发前以假证登记在该处长期租住,但案发后马上离开的事实,认为萧某、韦志瑞有重大作案嫌疑。遂于2014年10月13日以涉嫌诈骗为由,对萧某、韦志瑞呈批拘留并上网追逃,韦志瑞于2014年10月23日被抓获,萧某于2014年11月18日被抓获。拱北口岸分局因有结伙作案重大嫌疑,2014年10月26日对韦志瑞延长拘留期限至三十日,至2014年11月21日,拱北口岸分局对犯罪嫌疑人韦志瑞提请逮捕,2014年11月28日,香洲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建议拱北口岸分局变更强制措施继续侦查,拱北口岸分局遂于2014年11月28日对韦志瑞释放,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5年10月15日,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拱北口岸分局认定韦志瑞犯诈骗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而决定对韦志瑞不起诉。2015年10月29日对韦志瑞解除取保候审并退还保证金。

2015年11月10日,拱北口岸分局收到韦志瑞提交的国家赔偿申请材料,韦志瑞申请赔偿书中请求:1.向韦志瑞支付侵犯人身权赔偿金人民币8129.64元;2.在珠海南屏中XX一带和广西X县内为韦志瑞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韦志瑞道歉;3.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人民币3000元。拱北口岸分局于2016年1月7日作出的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拱北口岸分局认定:1.有被害人廖某指认韦志瑞涉嫌诈骗罪;2.韦志瑞租屋时涉嫌使用伪造居民身份证且韦志瑞案发后逃离,且有毁灭证据、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3.有结伙作案重大嫌疑。故决定对韦志瑞不予赔偿。韦志瑞遂向珠海市公安局请求国家赔偿,珠海市公安局2016年3月25日作出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定被害人廖某明确指控韦志瑞、萧某二人诈骗钱财,而且二人确实存在使用虚假身份证的行为,并在案发后离开珠海,因此办案单位认定二人涉嫌诈骗犯罪的理由充分,对二人执行刑事拘留并无不当。遂决定维持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韦志瑞不服复议决定,遂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

另查明,萧某供述,其曾从被害人廖某处拿走人民币105万元转交给廖某的生意伙伴“阿郎”(萧某无法确认“阿郎”的真实身份信息),“阿郎”又将其中的人民币45万元拿给萧某周转。廖某对所谓生意伙伴一说予以否认。被害人廖某向公安机关提供了一张港澳通行证照片(印有萧某头像,姓名显示为黄X正),一张身份证照片(印有韦志瑞头像,姓名显示为张X丽)。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一)拱北口岸分局并未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韦志瑞采取拘留措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在符合法定的情形才可以先行拘留。根据该条款第(二)项、第(五)项、第(七)项的规定,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等法律规定的情形下,公安机关可以先行拘留。本案中,被害人在报案时指认萧某、韦志瑞涉嫌诈骗,被害人廖某对其两人照片进行了辨认确认。萧某、韦志瑞二人在与被害人交往过程中一直使用虚假身份,韦志瑞在案发前以假证登记租住,案发后离开了租住地。事实上,萧某供述,自己曾从被害人廖某处拿走人民币105万元转交给廖某的生意伙伴“阿郎”(萧某无法确认“阿郎”的真实身份信息),“阿郎”又将其中的人民币45万元拿给萧某周转。因此,本案存在被害人廖某指控韦志瑞、萧某涉嫌诈骗、使用虚假身份、案发后离开珠海等事实,符合先行拘留条件的第(二)项、第(五)项、第(七)项之规定,拱北口岸分局据此拘留韦志瑞。

(二)拱北口岸分局拘留韦志瑞的期限符合法律规定。《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明确规定了被拘留人的拘留期限及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下的延长拘留期限的相关规定。本案中,萧某、韦志瑞二人案发后离开珠海,涉嫌结伙作案,拱北口岸分局依法延长三十日内提请审批批准逮捕,于法有据。

(三)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及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韦志瑞对拱北口岸分局对其实施拘留的程序没有异议,也对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及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复议决定程序无异议。经审查,拱北口岸分局及珠海市公安局适用刑事赔偿程序均合法。

(四)韦志瑞基于拱北口岸分局对其实施11个月的取保候审的事实而请求国家赔偿,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有取得赔偿的权利的法定情形。

综上,韦志瑞的赔偿请求于法无据;拱北口岸分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及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复议决定应予以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本院赔偿委员会决定如下:

一、维持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口岸分局2016年1月7日作出的珠公拱赔决字[2016]001号国家赔偿决定;

二、维持珠海市公安局2016年3月25日作出的珠公赔复决字[2016]002号国家赔偿决定。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一六年七月十五日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十七条 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一)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第二十二条 赔偿义务机关有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

第二十四条 赔偿义务机关在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赔偿义务机关的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第二十五条 复议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

第十九条 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作出决

定:

(一)赔偿义务机关的决定或者复议机关的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

适用法律正确的,依法予以维持;

(四)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逾期未作决定的,查清事实后依法作出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八十条 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二)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三)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四)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五)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七)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

第八十九条 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