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4民终2093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甄志强,男,1971年4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涛,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甄志敏,女,1973年7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向辉,广东大同(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第三人:邢玉珍,女,1941年9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一审第三人:甄志勇,男,1967年7月3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上诉人甄志强与被上诉人甄志敏、一审第三人邢玉珍、甄志勇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不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2民初102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甄志强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驳回甄志敏的全部诉讼请求;3、本案的诉讼费全部由甄志敏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审理程序不当。根据甄志强提交给一审法院的《继承协议》、甄志敏签署的甄汉群的存款现金收据以及甄志敏和邢玉珍、甄志勇在一审法庭调查期间的确认,本案应当是甄志强与甄志敏以及邢玉珍、甄志勇之间就甄汉群所有的遗产和债务如何处置及分配而产生的遗产继承纠纷,包括且不限于深圳房产,也应当分配甄汉群的现金存款等,因此,一审法院仅就甄汉群的部分遗产及债务进行审理,程序不当。

二、案件事实认定不清。首先,对如何处理甄汉群的遗产和债务,本案各方当事人在一审期间均一致同意并确认按照甄志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继承协议》予以执行,包括且不限于甄汉群的深圳房产、债务以及现金存款等,一审法院认为该《继承协议》的效力仅限于继承甄汉群的深圳房产和债务的处理,曲解了本案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次,一审法院对甄汉群的现金遗产进行了法庭调查,甄志强认为甄志敏在2014年8月12日还收到了甄汉群的现金遗产435万元,甄志敏和邢玉珍、甄志勇确认甄志敏收到甄汉群的现金遗产为400万元,上述款项存于案外人孙燕霞名下并由甄志敏保管控制,但一审法院对此事实亦未予确认;因此,即使根据甄志敏的确认,甄志敏已经取得的甄汉群的现金遗产至少为238万元,甄志敏不但无权请求甄志强支付遗产分配款项,还应当按照《继承协议》确定的遗产分配原则,承担向甄志强和邢玉珍、甄志勇支付遗产分配的义务。再次,二审提交的抵押贷款合同显示,借款本金为110万元。另外,一审法院查明的甄志敏转给邢玉珍的162万元,邢玉珍并未向甄志强分配。

甄志敏辩称,一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邢玉珍辩称,邢玉珍收到了甄志敏转账的162万元后已经进行了分配,且关于现金400万元的分配与本案是两回事。

甄志勇辩称,甄志强的说法仅仅是其单方陈述,其并未提交相关的证据予以证明。

甄志敏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甄志强向甄志敏支付应分得的卖房款878521.65元以及利息(以878521.65元为基数,自2018年9月7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至款项清偿之日止);2、甄志强承担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根据甄志敏提供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显示甄汉群于2014年7月24日死亡。甄志敏称,其父亲甄汉群与母亲邢玉珍生育了甄志敏、甄志强及甄志勇共三名子女,甄汉群与邢玉珍于1989年登记离婚后,甄汉群未再婚,也未生育其他子女,甄汉群的父母均先于甄汉群死亡。甄志强和甄志勇、邢玉珍对甄志敏所述的家庭成员情况均无异议。各方均确认甄汉群生前未立下遗嘱。

2018年5月10日,甄志敏、甄志强及甄志勇、邢玉珍共同签订了一份《继承协议》,内容载明:各方通过友好协商,商定关于继承甄汉群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房(房产证号X)房产及相关债务事项达成如下协议:房产现状是因诉讼被查封,经和申请查封人安阳市钢铁厂多次沟通,确认支付诉讼标的额283万就能结案,因各方没有资金去支付,必须通过民间借贷来支付该笔金额,由龚兰军位于香洲区××××房提供抵押借款100万,再通过甄志敏名下位于香洲柠溪路龙安苑X栋X房的房产抵押再借款183万,支付诉讼执行总额后,房产得以解封。一、涉案房产确定是要以买卖方式处理且一致同意以不低于750万(实收)的价格出售;二、卖房款必须存入已办共同监管的甄志强账户,并首先支付民间借贷的本金及利息、律师费、过户费、个税等费用;三、剩余金额由合同当事人平均分配;四、甄志勇全权委托甄志强办理以上事务。本合同各方签字时立即生效,一式四份各方各保留一份,如有纠纷由珠海仲裁委员会裁决解决。2018年6月28日,一审法院受理了甄志敏、甄志强、甄志勇共同作为申请人关于司法确认调解协议的申请,经审查后,并于同日作出(2018)粤0402民特76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申请人甄志敏、甄志强、甄志勇因法定继承纠纷于2018年6月28日经一审法院特邀调解员主持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有效。协议如下:一、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房的房产(产权证号码:深房地字第××号)属于甄汉群的遗产,占房产100%份额;二、申请人甄志勇自愿放弃对上述房产的继承权;三、上述案涉遗产由申请人甄志强、甄志敏按份继承,即申请人甄志强占有50%份额,申请人甄志敏占有50%份额;四、被继承人甄汉群如有债务未清偿的,申请人甄志强和申请人甄志敏应在其继承财产价值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五、各方一致同意本调解协议的内容自各方当事人在调解协议上签名或者捺印后即生效。该民事裁定书已于2018年6月28日发生法律效力。甄志强对该份民事裁定书的真实性并无异议,但主张制作该裁定书的目的是为了便于处理甄汉群的遗产所作出的特别约定,但并非本案四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实际上各方均是同意按照《继承协议》的约定均分甄汉群的遗产。甄志敏认为《继承协议》仅是针对案涉房产分割达成的协议,现因本案其他当事人均同意按照该协议的约定分配出售案涉房产所得的款项,故甄志敏在本案中同意按照《继承协议》约定的本案四位当事人均分的分配方式处理卖房款以及相关债务。

一审法院另查明,2018年7月9日,甄志敏、甄志强共同作为卖方,案外人朱丽娟作为买方与中原地产代理(深圳)有限公司共同签订了一份《二手房买卖及居间服务合同》,约定卖方向买方出售位于深圳市××××房,转让成交价为860万元,买方需在签订合同的当日支付卖方定金30万元,余款由买方向银行按揭贷款支付。甄志敏、甄志强均确认买方于2018年7月9日支付的购房定金30万元已由甄志强代收该款,买方于2018年7月24日支付的购房款200万元已由甄志敏代收该款,买方分别于2018年7月30日、2018年9月6日支付的购房款300万元和330万元已由甄志强代收该两笔款项。

甄志敏称,甄志敏代收买方所支付的购房款200万元后,已按照《继承协议》的约定,将甄志强、甄志勇、邢玉珍应分得的款项即每人50万元转账支付给其三人,并提供了甄志敏在中国农业银行的个人明细对账单为证。甄志强和邢玉珍、甄志勇均确认收到甄志敏转付的50万元款项。甄志强主张其代收买方所支付的购房定金30万元后,已向甄志敏、甄志勇、邢玉珍每人各分配款项3万元,其余未处理的款项18万元以及买方所支付的购房款330万元尚在甄志强处保管并未分配。甄志敏及甄志勇、邢玉珍均确认收到甄志强交付的3万元。另外,甄志强还主张代收买方所支付的购房款300万元后,扣除甄志敏所称的甄汉群生前的债务2880079.19元、律师费40000元、(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案的执行费和借款110万元产生的利息55200元,以及甄志强与甄志勇往来深圳处理涉案房产事宜产生的有关费用约20万元后,由其保管的300万元卖房款已经全部使用完毕。

甄志敏提供了案外人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甲方)、珠海市致权矿冶有限公司(乙方)、安阳市福源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丙方)三方于2018年5月18日共同签订的一份《和解协议》,内容载明:为了尽快妥善解决相关各方债权债务问题,甲乙丙三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和解协议,内容如下:一、丙方确认甲方是丙方的实际出资人,包含本案债权在内的丙方全部债权都归甲方所有。丙方同意变更本案的申请执行人为甲方,由甲方负责办理并享有本案债权。二、在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下,经甲乙双方多次反复协商,乙方同意自愿履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民事判决书所述判决内容。鉴于乙方多次主动与甲方联系还款方案,经甲乙双方协商后将偿还甲方货款本金及利息确定为(利息结算截止日期为2015年8月)共计348万元。包括法院已经执行冻结的部分资金大约60万元(具体金额以法院执行冻结数据为准)。三、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冻结的资金,由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给丙方。四、协议签订后,乙方通过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偿还甲方100万元货款及利息,将之存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号。法院累计转付丙方满78万元后,余款转付甲方指定账号。甲方确认三个工作日内向法院提交解封申请书,将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东、东滨路××607房屋(房产证号:40××59)进行解封。五、自深圳市南山区××东、东滨路××607房的房屋解封后三个月内,乙方将剩余所欠货款及利息存入甲方指定账户……。该份协议的落款处乙方(代理人)一栏有甄志敏、甄志强的签名字样。甄志敏还提供了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8月16日向珠海市致权矿冶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关于支付执行款的情况说明》,主要内容载明:根据贵公司和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安阳市福源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5月18日签订的和解协议,请贵公司在2018年8月18日以前把目前剩余还未支付的执行款转账支付到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帐户,剩余还未支付的执行款为人民币1856579.19元,说明如下:1.已执行到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人民币600634元;2.已执行到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港币6000元(汇率0.8491,合人民币5094.6元);美金2680.76元(汇率6.5997,合人民币17692.21元);3.2018年7月转账100万元。该份情况说明上加盖有“安阳集团公司生活服务公司财务专用章”。甄志强和甄志勇、邢玉珍对甄志敏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

甄志强提供了一份招商个人转账汇款业务受理单,显示甄志强在2018年7月31日向案外人龚霞名下账户转账支付110万元,用途备注为:代龚兰军还款。甄志强称龚兰军系其妻子,并主张该110万元是偿还给龚霞的借款本金。甄志敏确认《关于支付执行款的情况说明》中涉及的“2018年7月份转账支付100万元”是由甄志强支付给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但称对该100万元的来源是否是甄志强向龚霞所借的款项,甄志敏对此并不清楚,虽然甄志强转账支付给龚霞的款项是110万元,但认为其中的10万元应是甄志强的个人债务。甄志强还提供了另一份招商个人转账汇款业务受理单,显示甄志强在2018年8月17日向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名下账户转账支付款项1856579.19元,用途备注为:偿还(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货款及利息。甄志敏认可该笔转款是偿还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欠款。

甄志强提供了其本人出具的《费用说明》,内容载明“在此期间,共产生的费用如下:一、支付律师费4万元。二、支付债务先期100万元而借款产生的利息55200元。三、支付官司费用及售房往来深圳的费用20万元。除甄志敏支付2万元外,其余所有费用由甄志强支付。”甄志强还提供了一份招商银行跨行实时转账业务回单,显示甄志强在2018年8月29日向甄志敏的名下账户转账汇款33500元。甄志强主张该款项是用于支付甄汉群债务所涉执行案的执行费,由甄志敏转付给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甄志敏提供了一份中国建设银行客户回单,显示甄志敏于2018年8月29日向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名下账户转账汇款23500元,用途备注为“案件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执行费。”甄志敏认可收到甄志强转账支付的33500元,但称该款中的23500元是用于支付(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案所涉的执行费,其余的10000元是甄志强应承担甄汉群的墓地费用而支付的部分款项。甄志勇、邢玉珍认可甄志敏的说法。

甄志强提供了甄志敏于2014年8月19日出具的一份《收据》,内容载明:本人甄志敏暂时保管父亲甄汉群223万现金的遗产,在保管期间,如资金有任何变动,需经过另外3为(位)继承人的书面同意。官司完结后按照遗产分配协议,另行分配。保管人甄志敏日期:2014/8/19。该收条的落款位置有“本人已收到上述款项。甄志敏2014.8.19.”的字样。甄志敏对该份《收据》真实性并无异议,并称甄汉群去世后留下的遗产之一即现金240万元,甄志敏在2014年8月18日通过案外人孙燕霞名下账户向案外人戴更生转账支付了17万元以偿还甄汉群生前的债务,以及在2014年9月5日代甄志强向孙燕霞归还借款1万元,另将甄志敏应得的份额即60万元保留后,剩余款项162万元按照甄志勇、甄志强及邢玉珍的要求,已在2014年9月9日转账支付至邢玉珍名下账户,由邢玉珍向甄志勇和甄志强进行分配。甄志强认可甄志敏所述的该17万元的转款用途。

一审庭审中,甄志敏、甄志强及甄志勇、邢玉珍均表示对出售案涉房产所得的卖房款,同意按照其四人于2018年5月10日签订的《继承协议》约定的分配方式,在扣除甄汉群生前的债务及相关费用后,剩余的款项由其四人均分。另外,甄志强认可(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案的执行费为23500元。甄志敏、甄志强均确认律师费4万元是为签订《继承协议》而产生的费用,已由甄志敏、甄志强各支付了2万元。甄志勇、邢玉珍对此均无异议。

甄志敏称,律师费4万元已包括在甄志敏诉状所述的律师费、利息85833元当中,但甄志敏认为借款100万元的利息是45833元,甄志强主张的利息是55200元。对于甄汉群生前所欠的债务经与债权人协商确定总金额为348万元,扣除已由执行法院执行到的3笔款项后,剩余未执行到的债务是2856579.19元,算上执行费23500元,因此得出的债务总金额为2880079.19元。按照《继承协议》的约定,其中的100万元欠款,由甄志强的妻子龚兰军向他人借款偿还给债权人,剩余的债务1856579.19元,由甄志强在收到买方支付的购房款300万元后进行偿还,则其余由甄志强保管尚未分配的卖房款应由本案四名当事人均分,故甄志敏认为自己应分得的款项为878521.65元。至于《继承协议》中原约定由甄志敏抵押房产借款183万元偿还给债权人的事情,实际并未履行。关于甄志强主张往返深圳处理案涉房产事宜产生的费用20万元,虽然甄志敏认为该费用应未达到20万元,但为了尽快解决各方争议,甄志敏认可甄志强主张的费用金额20万元。

甄志强称,甄志强和甄志勇之间已经结清了所有遗产的继承问题,故甄志强无需再向甄志勇分配卖房款。邢玉珍应分得的卖房款,甄志强确实还未支付给邢玉珍,同意向邢玉珍支付。甄汉群的遗产中还包括有银行存款435万元,应该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且甄志敏与甄志强之间存在债权债务纠纷,实际上甄志敏还欠甄志强的钱,甄志强保管的卖房款中应分配给甄志敏的部分尚不足以抵扣双方之间的债务,故由甄志强保管的卖房款无需再分配给甄志敏。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因继承而产生的共有物分割纠纷。虽然根据已经生效的(2018)粤0402民特76号民事裁定书,已确定案涉房产即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房由甄志敏、甄志强二人继承,各拥有50%的份额,但因甄志敏在本案中自愿按照案涉《继承协议》约定的分配方式即对因处分案涉房产所得的价款,在扣除被继承人甄汉群生前债务以及相关费用后,由甄志敏、甄志强及甄志勇、邢玉珍四人均分,系其自行处分民事权利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照准。根据各方在庭审中的陈述,因处分案涉房产所得的价款为860万元,其中由甄志敏代收的款项200万元已经分配完毕,甄志敏、甄志强及邢玉珍、甄志勇每人各分得50万元;由甄志强代收的款项660万元,已分配了其中的12万元,甄志敏、甄志强及邢玉珍、甄志勇每人各分得3万元,本案各方当事人对上述事实并无争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另外,对于甄汉群生前的债务以及已产生的相关费用,根据甄志敏、甄志强提供的证据以及陈述,甄志敏确认已由甄志强代为向案外人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偿还欠款2856579.19元,以及由甄志强支付了(2008)豫法民二终字第96号案所涉的执行费23500元,律师费2万元以及甄志强等人往返深圳处理案涉房产事宜产生的费用20万元,甄志勇、邢玉珍对此也未提出异议,故一审法院予以认定。而对于案涉《继承协议》约定由案外人龚兰军借款100万元以偿还甄汉群生前债务所产生的利息数额问题,甄志敏、甄志强对此各执一词,甄志敏称借款数额为100万元,利息是45833元,甄志强则主张借款数额是110万元,利息是55200元,但双方均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己方主张,也未举证证明借款利率和利息计算的起止时间,故一审法院对甄志敏、甄志强主张的利息金额均不予采纳。但同时,考虑到甄志敏、甄志强均认可借款利息已实际发生,故一审法院参照甄志敏、甄志强各主张的利息数额,酌定利息按50000元处理。对于甄志强在庭审中辩称因其与甄志敏之间存在债权债务纠纷,且甄汉群的遗产中还包括有银行存款435万元,应该在本案中一并处理,故主张由其保管的卖房款无需再分配给甄志敏。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其一,对于甄志强主张的甄志敏尚欠甄志强款项,双方之间存在债务纠纷,甄志敏当庭予以否认,而甄志强对此也未能提供有效的证据加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之不利后果;其二,根据案涉《继承协议》以及前述生效民事裁定书,均是针对案涉房产的分割问题作出约定,但并未明确甄汉群其他遗产的范围以及分配方式,而因分割甄汉群其他的遗产涉及各继承人的权利,且在本案诉讼中,甄志强也未就分割甄汉群其他遗产的主张提出反诉,故一审法院对甄汉群其他遗产的分割在本案中不作审处,由当事人另循其他途径解决。据此,一审法院对甄志强的上述抗辩理由不予采纳。综上所述,根据本案认定的事实,对于甄志强已代收的卖房款660万元,因在本案诉讼前已分配款项12万元,另扣减已由甄志强偿还的甄汉群生前债务2856579.19元以及已产生的相关费用包括案件执行费23500元、律师费4万元(甄志敏、甄志强各支付了2万元)、借款利息5万元和处理案涉房产事宜费用20万元,按照案涉《继承协议》约定的分配方式,故甄志强应向甄志敏给付的款项为847480.2元(827480.2元+甄志敏支付的律师费2万元)。对于甄志敏请求甄志强支付款项占有期间的利息,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但根据本案的相关情况,利息应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存款利率,以款项847480.2元为基数,从2018年9月7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另外,甄志敏申请撤回要求甄志强支付案涉房产租金收入的诉讼请求,系其自行处分诉讼权利的行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准许。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第一百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甄志强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甄志敏支付款项847480.2元;二、甄志强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甄志敏支付以847480.2元为基数,从2018年9月7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存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三、驳回甄志敏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293元,由甄志强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甄志强提交了借款抵押合同等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举证和质证。

经审查,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甄志强与案外人龚兰军系夫妻关系。二审庭审中,甄志强确认在龚兰军向他人的借款110万元中,为解除涉案深圳房产查封事宜,向安阳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转账支付的数额为100万元。甄志强另明确利息55200元的计算方式为,以110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36%计算。

本院认为,甄志强上诉主张妻子龚兰军向他人借款本金110万元,但二审庭审中明确其中用于偿还安阳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债务的款项数额为100万元,故该部分应从涉案房屋遗产分配中扣除的数额为100万元,甄志强主张扣除110万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甄志强上诉主张的利息55200元,本院认为,首先,如前所述,利息对应本金应为100万元,而非甄志强主张的110万元;其次,甄志强主张的年利率36%,显然超出了民间借款关于年利率24%的最高保护限额的法律规定,一审法院结合当事人各自主张的利息数额,最终酌定利息5万元较为合理,本院予以维持。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甄汉群的现金遗产应否在本案中一并进行分配。本院认为,甄志敏诉讼请求的基础是针对涉案房屋所涉遗产的分配问题,甄志强也未就分割甄汉群现金遗产的主张提出反诉,故本案应围绕甄志敏的诉讼请求所涉的涉案房屋出售款遗产分配问题进行审理。至于甄汉群的现金遗产分配问题,甄志强可另循途径解决。

综上所述,甄志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2275元(甄志强已预交),由甄志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廖世娟

审判员  朱 玮

审判员  牟宏微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书记员  王 莉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