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稿纸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4民终118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尚,男,汉族,1989年10月21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起淮,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斯涵,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爱飞客航空俱乐部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金湾区金海中路航空产业园999号201号办公客服综合楼。

法定代表人:喻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立,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卜文,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珠海中航飞行学校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金湾区金海中路888号201号办公客服综合楼四层1411室。

法定代表人:侯拥军,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树超,女,汉族,1987年7月5日出生,住广西容县,系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高尚因与被上诉人爱飞客航空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飞客公司)、原审第三人珠海中航飞行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航校)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4民初26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高尚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一、第二项,改判驳回爱飞客公司全部的诉讼请求。2.案件受理费由爱飞客公司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程序违法,本案未经劳动仲裁前置程序。

根据《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前言部分的约定可知,高尚是爱飞客公司面向社会招录的飞行人员。同时,爱飞客公司依据证据三《要求支付培训费及违约金的通知函》提出赔偿主张时所援引的法律依据是《劳动合同法》《违反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等适用于劳动争议纠纷案件的法律法规,这意味着,高尚和爱飞客公司之间是劳动关系,基于《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所进行的飞行培训是《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所约定的专业技术培训或《劳动法》第六十八条所指的上岗前职业培训。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争议的,必须先经过仲裁程序,对裁决结果不服的,才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第十二条关于管辖法院的约定违反法律规定,为无效条款。本案作为劳动争议案件没有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审判程序违法,应裁定不予受理。

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爱飞客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已经向珠海航校支付了375000元培训费。

根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培训费用,包括用人单位为了对劳动者进行专业技术培训而支付的有凭证的培训费用。因此,凭证是证明培训费用的关键证据。本案中,爱飞客公司没有向一审法院提交银行转账记录、发票等有效凭证,其所提交的《关于薛万田、高尚产生费用的函》性质上应为证人证言,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对于待证事项没有证明力。一审法院仅凭爱飞客公司的陈述就认定其已向珠海航校支付375000元培训费并由此判决高尚赔偿培训费用,明显违反《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证据规则,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三、一审法院判决高尚向爱飞客公司支付187500元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也存在与培训费重复计算的问题。

本案中,高尚与爱飞客公司之间没有约定服务期,而仅约定如果高尚达到《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第三条所约定的培训目标并取得相应执照后,高尚将到爱飞客公司处从事飞行及教学工作,并签订为期15年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自始至终,双方从未基于本次培训约定服务期。而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业技术培训,并约定服务期和违约金的,如果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提前离职,须按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未满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与此同时,《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除了本法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和劳动者约定违约金。本案中,高尚和爱飞客公司没有约定过服务期,故不存在高尚违反服务期约定须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的问题。同时,《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第六条关于违约金的约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的禁止性规定,属于无效条款。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培训费用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约定违约金的基础和前提,违约金不得超过培训费用,违约金的立法目的在于补偿用人单位因劳动者服务期未满提前离职而造成的培训费损失,是补偿性质,同时,用人单位不得要求劳动者直接返还培训费,更不能二者同时主张,否则,属于重复计算。一审法院错误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既支持爱飞客公司主张的培训费,又支持其主张的违约金,属于重复计算,严重损害高尚的合法权利。

四、一审法院援引《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民航人发[2005]104号文)存在严重错误,也与本案无关。

最高人民法院转发的民航局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民航人发[2005]104号文)所针对的是航空公司招录其他航空公司在职飞行人员时,后一航空公司对上一航空公司支付培训费用参照实行的标准,费用支付的主体是航空公司,而非飞行员本人,且上述文件颁布于2005年,与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上位法《劳动合同法》抵触,根据《立法法》确立的“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原则,上述文件早已不能适用。况且本案仅属委培单位与受培训人员之间的培训纠纷,不属于航空公司招录其他航空公司在职飞行人员引起的纠纷案件。再者,中国民用航空局已经在2017年 1月4日颁发《关于取消<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中支付费用参照标准的通知》(民航发[2017]10号),已经废止了上述文件中关于培训费补偿金的计算标准。一审法院适用已经作废且与本案无关的文件作出对高尚不利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五、一审法院认定法律关系和适用法律混乱,既将案件认定为技术培训合同纠纷,又援引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自相矛盾。

一审法院将本案案由确定为技术培训合同纠纷,却又援引《劳动合同法》及人民法院审理飞行员劳动争议案件相关规定进行裁判,法律关系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六、一审法院在爱飞客公司没有针对损失进行举证的情况下,违反证据规则推定爱飞客公司存在巨额损失而不同意减少违约金数额,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高尚仅是爱飞客公司招录的飞行员之一,作为用人单位理应对员工离职有所预料,且支付培训费用也好,付出招录时间也罢,都是用人单位必须承受的用人成本,无任何证据证明高尚离开后,爱飞客公司必须招录其他人员替代,或是给该单位造成了其他实际损失,一审法院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以“爱飞客公司需要另行招聘人员进行培训”“生产进程严重打乱”“培训新飞行人员需两年时间”“机会损失”“高尚的违约行为导致爱飞客公司产生重大可得利益损失”等为由,判决高尚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严重违反证据规则。

需注意,如果本案是劳动争议案件,那么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即使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最多只需要赔偿相当于未满服务期所应分摊的培训费,不需要赔偿用人单位的所谓“爱飞客公司需要另行招聘人员进行培训”“生产进程严重打乱”“培训新飞行人员需两年时间”“机会”“重大可得利益”等损失,一审的判决理由显然没有法律依据。同时,如果本案是民事合同纠纷,那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违约金不超过实际损失的百分之三十,且提出违约金主张的一方须就实际损失进行举证,在合同法范畴违约方不需要赔偿对方的间接损失,本案中,爱飞客公司未就实际损失进行举证,一审法院所谓“重大可得利益损失”等纯属臆断。

七、一审的判决结果违反全国各地各级人民法院审理飞行员离职纠纷案件已经形成的共识和判决思路。

目前,飞行员离职纠纷案件在各地各级人民法院已经比较常见,在处理培训费和违约金问题时,人民法院均严格遵循《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鲜有既支持违约金又支持培训费的案例,这既是对法律的尊重,也是出于公平公正考虑。毕竟,在飞行员劳动争议案件中,飞行员是弱势的一方,而《劳动合同法》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利益。一审法院既判决高尚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又判决其向对方支付违约金,违反了现行法律规定,也有悖公平、公正的司法理念。

综上,一审程序违法且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存在错误。望二审法院依法纠错,判决驳回爱飞客公司的诉讼请求。

爱飞客公司答辩称:

1本案为技术培训合同纠纷而非劳动合同纠纷。

高尚完成了18个月的飞行培训并获得相关的资质证照,签订劳动合同的条件已经成就但高尚拒绝签订,双方没有建立劳动关系,这是本案的基本事实。高尚一审认可本案属于技术培训合同纠纷,按照合同法进行答辩,2017年6月15日其给爱飞客公司的复函也称“双方还未建立劳动关系”,而二审高尚完全按照劳动合同纠纷提起上诉,就同一事实提出不同的理由和观点,违反了“不得反证”的诉讼程序规则,依法不应采信。

2爱飞客公司已实际支付培训费37.5万元。

爱飞客公司已按照《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约定,足额支付37.5万元培训费。一审时,爱飞客公司提交了证据7《关于薛万田、高尚产生费用的函》、证据10《记账凭证》和证据11《珠海中航飞行学校有限公司证明》三份证据予以佐证,《记账凭证》中含汇款凭证和本案珠海航校开具的发票,足以证明培训费已实际支付,且所有庭审材料中未见高尚对证据提出的异议。

三、一审法院关于违约金的判决于法有据且公平公正。

关于违约金条款是否“无效”和“重复计算”。《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是三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一经订立即应严格履行,否则有违诚实信用原则。高尚引用《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认为要么主张培训费,要么主张违约金,二者不能“重复计算”,这显然属于理解错误,司法实践中已有大量的判例,例如(2017)苏01民终3808号中国邮政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诉王天将培训费劳动争议案,(2017)苏01民终9699号中国邮政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诉张学鹏培训费劳动争议案,(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1768、1769号中国南方航空与赖宇琪培训服务期纠纷案。因此,本案即使适用劳动合同法,也不会出现高尚希望的结果。

关于违约金标准是否过高。本案爱飞客公司并没有按实际损失要求赔偿,只主张约定的违约金数额,由于违约金兼具惩罚性和补偿性的性质,因此爱飞客公司并不需要举证证明过高还是过低。爱飞客公司的经济损失约为150万~170万元,这些都是预期收益和预期损失,如果爱飞客公司的诉求是以实际损失为基础,18.75万元也是远低于百分之三十的比例的。

四、一审判决援引民航人发[2005]104号文只为说明爱飞客公司有损失发生,并未作为判决的依据。2017年1月4日民航局发文只是取消了转会费用的政府定价,改为由市场决定,并不是说以后不用支付转会费用。

五、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是技术培训合同纠纷,而不是劳动合同纠纷,判决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只是参照,援引民航人发[2005]104号文只为说明爱飞客公司有损失发生,并不矛盾,高尚对此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高尚的上诉请求。

珠海航校称其没有需要陈述的意见。

爱飞客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高尚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人民币375,000元。2.高尚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87,500元。3.高尚承担全部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爱飞客公司是以私人驾驶执照培训、个人飞行活动、航空服务为业务内容的提供商。2015年8月14日,爱飞客公司、高尚及珠海航校共同签订《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由爱飞客公司委托珠海航校对高尚进行飞行培训,即地面训练及飞行训练。培训内容包括:航空理论培训及考试、机型地面理论培训、模拟机(训练器FTD)飞行训练、飞机飞行训练及飞行考试等。高尚在学习毕业并考试合格后,将获得民航局颁发的私用驾驶员执照、单发商照、仪表等级、单发教员执照。高尚在珠海航校培训期间的培训费用由爱飞客公司根据高尚的学习、培训进度,采取分阶段向珠海航校支付。签署本合同后,丙方(即高尚)达到本合同第三条约定的培训目标要求并取得相应执照后,高尚到爱飞客公司处从事飞行及飞行教学工作,并与爱飞客公司签订为期15年的劳动合同并诚实守信履行合同。因高尚自身原因不能与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高尚应按照培训费用的100%向爱飞客公司赔偿培训费用,并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合同签订后,爱飞客公司依约向珠海航校支付了高尚在培训期间的培训费用37.5万元,高尚在珠海航校处完成了飞行员商照培训并取得执照,未完成教员执照训练。但在2017年高尚以个人原因拒绝继续培训,并不予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爱飞客公司一直催促高尚及时按合同约定向爱飞客公司支付培训费及违约金,并于2017年5月15日向高尚送达了《要求支付培训费及违约金的通知函》,高尚至今未返回继续培训,亦拒绝赔偿相关费用。故爱飞客公司将高尚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爱飞客公司、高尚及珠海航校所签订的《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恪守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

关于培训费。根据《培训合同》第六条的规定,因丙方(高尚)自身原因不能与乙方(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丙方需要将乙方已经垫付的培训费用赔偿给乙方,并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乙方支付违约金。根据合同约定,高尚需至珠海航校处学习,达到培训目标要求并取得相应执照,并且须与爱飞客公司签订15年的劳动合同,但高尚并未达到培训目标的要求亦未取得相应执照,且高尚未完成培训计划突然离开,因高尚自身的原因不能与爱飞客公司签订合同,故而爱飞客公司请求按照双方合同的约定,要求高尚赔偿培训费37.5万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违约金。(一)根据《培训合同》第六条的规定,因丙方(高尚)自身原因不能与乙方(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丙方需要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乙方支付违约金。根据《培训合同》,高尚的培训期预定为18个月(不含考试时间),培训期间较长,且培训期间,爱飞客公司代高尚支付培训费,高尚不能为爱飞客公司带来任何收益,因高尚提前中止培训,爱飞客公司需要另行招聘人员进行培训,生产进程被严重打乱,爱飞客公司另外招聘培训新飞行员又要等近两年的时间,爱飞客公司面临重大的机会损失,所以,高尚的违约行为导致爱飞客公司产生重大损失。因培训周期长、难度大、资源稀缺,故飞行员的转会费很高,高尚的违约行为导致爱飞客公司产生重大可得利益损失,所以仅仅赔偿培训费不足以弥补爱飞客公司的损失。

(二)《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提供专项培训费用,对其进行专业技术培训的,可以与该劳动者订立协议,约定服务期。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虽然爱飞客公司、高尚没有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但是《培训合同》约定,高尚达到本合同约定的培训目标要求并取得相应执照后,须与爱飞客公司签订15年期限的劳动合同,现高尚因自身原因自动退出培训,恶意使签订劳动合同的条件无法成就,可视为签订劳动合同的条件已经成就。另外,根据2005年5月25日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人事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民航人发(2005)104号《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第一条的规定:“航空运输企业招用飞行人员,应当与飞行人员和其所在单位进行协商,协商一致后,方可办理有关手续……参照70-210万元的标准向原单位支付费用……飞行人员个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中约定了违约责任的,飞行人员应当按照约定承担相应责任。”2005年7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法发[2005]1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转发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等〈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的通知》规定:“现将意见转发,请在审判工作中,参照《意见》确定的处理原则及培训费用计算标准,认真抓好涉及飞行人员解除劳动合同所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的监督指导工作……”

综上,结合爱飞客公司的损失情况,违约金的数额可参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及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人事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民航人发(2005)104号《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的规定,违约金的数额不超过用人单位的培训费用,不属于过高,一审法院不予调整。故爱飞客公司请求高尚按照培训费的50%支付违约金18.75万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参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高尚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人民币375,000元;二、高尚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87,500元。一审案件受理费因适用简易程序收取人民币4713元,由高尚负担。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无新的证据提交。

经审查,一审查明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补充查明:一、案涉《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由珠海航校(甲方)、爱飞客公司(乙方)及高尚(丙方)三方签订,该合同第三条约定,丙方在学习毕业并考试合格后,将获得民航局颁发的私用驾驶员执照、单发商照、仪表等级、单发教员执照。该合同第五条约定,委托培训费用共计650000元,培训费支付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丙方支付(20万)+乙方资助(20万)+乙方担保贷款(25万)”;另一种是“丙方支付(20万)+乙方资助(20万)+乙方垫资(25万)”。第三人珠海航校认可爱飞客公司向其支付了高尚的培训费37.5万元。该合同第六条“丙方的权利和义务”第5点第三、四款约定:“签署本合同后,丙方达到本合同第三条约定的培训目标要求并取得相应执照后,丙方到乙方(工作地点服从乙方安排)从事飞行及飞行教学工作,并与乙方(或乙方相关单位)签订为期15年的劳动合同并诚实守信履行合同”、“因丙方自身原因不能与乙方签订劳动合同的,丙方应按照培训费用的100%向乙方赔偿培训费用,并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乙方支付违约金。”该合同附件《珠海中航飞行学校单发教员培训费用》以表格形式列明私用驾驶员执照课程、商用驾驶员执照课程(单发陆地)、商用驾驶员执照课程(飞机仪表等级)、飞行教员执照课程(单发飞机陆地)四项课程飞行培训费用明细,高尚认可其已经完成前三项课程培训并取得相应证照,但尚未取得飞行教员执照。二、二审法庭调查时高尚称因其认为案涉合同显失公平,故其提出变更合同约定申请转为全自费生,但被爱飞客公司拒绝并导致其未能继续履行合同。

本院认为,爱飞客公司与高尚是因飞行培训而产生的纠纷,故本案案由应为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审法院对案由定性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围绕各方的诉辩意见及证据,本案二审存在如下争议焦点,本院逐一评析:

一、本案是否属于劳动争议。

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劳动合同法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称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情形。本案中,涉案《飞行教员委托飞行培训合同》虽约定在高尚达成约定的培训目标后拟与爱飞客公司或其指定的用人单位建立为期15年的劳动关系,但从查明的事实可知,高尚并未达成约定的培训目标,高尚与爱飞客公司之间因此并未建立劳动关系,而爱尚客公司亦只是依据案涉合同诉请高尚承担合同责任,并未主张与高尚建立劳动关系。因此,高尚主张本案属于劳动争议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高尚应否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37.5万元。

案涉合同是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高尚主张案涉合同显失公平,但其并未依法行使撤销权,在此情形下,案涉合同的效力应予确认。

案涉合同约定,因高尚自身原因不能与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高尚应按照培训费用的100%向爱飞客公司赔偿培训费用,并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高尚主张其申请转为自费生,但遭爱飞客公司拒绝。高尚的该主张实为变更合同约定,应经双方协商一致确认。在双方未协商一致变更前提下,高尚仍应履行案涉合同,但高尚单方终止培训。因此,一审法院关于高尚因个人原因未能完成培训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据案涉合同的约定,高尚应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用。从爱飞客公司提交的证据及珠海航校的陈述来看,爱飞客公司向珠海航校支付了375000元的培训费已经达到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一审法院予以采信并无不当。在此基础上,一审法院判决高尚向爱飞客公司返还培训费375000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三、关于违约金的问题。

如前所述,本案高尚与爱飞客公司并未建立劳动关系,亦非因订立、履行、变更、终止劳动合同而产生的纠纷,不属于劳动争议,《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文并不适用于本案,一审法院对此说理欠妥,本院在此予以指出并纠正,高尚以《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文为据而提出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案涉合同明确约定因高尚自身原因不能与爱飞客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应按照培训费用的50%向爱飞客公司支付违约金。因此,爱飞客公司主张违约金187500元,有合同依据。至于高尚主张违约金过高应予调整的问题,一审法院关于参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及《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的说理欠妥,本院在此予以纠正。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于爱飞客公司因高尚的违约而产生多少实际损失各执一词,本院认为因高尚的违约行为,使得爱飞客公司支出培训费、丧失签约机会等,且双方在合同中对违约金数额有明确约定,结合行业特点、履约情形、过错程度等,一审法院虽说理欠妥,但采纳爱飞客公司的主张认为约定的违约金并未过高并无不当,故本院对一审法院此项结果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高尚的上诉理据不足,应予驳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虽说理部分欠妥,但审处结果无误,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425元,由高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詹 洁

审 判 员 孙永红

审 判 员 张榕华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茵叶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