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粤04行初22号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

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9)粤04委赔3号

赔偿请求人:周国庆,男,1947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

赔偿义务机关: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黄伟锋,院长。

委托代理人:何颖坚,该院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黎嘉荣,该院工作人员。

赔偿请求人周国庆因错误执行民事判决申请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斗门区法院)国家赔偿一案,不服该院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粤0403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本院2019年3月4日立案受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斗门区法院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粤0403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该院在(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强制拆除涉案7.41亩土地上的房屋并将该土地返还给申请人某村的执行行为,未超出上述判决确定的范围,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错误执行,故驳回周国庆的国家赔偿申请。

赔偿请求人周国庆的国家赔偿请求:1.申请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斗门区法院国家赔偿决定书关于强拆房屋位于涉案土地的认定予以撤销;2.申请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斗门区法院执行局执行(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的过程中,强制拆除判决书判项之外1.2亩土地上的砖瓦房屋176平方米和铁皮房176.3平方米,并按照砖瓦房2400元/平方米、铁皮屋350元/平方米的国家拆迁赔偿标准,赔偿请求人损失共计人民币484105元。其申请理由如下:斗门区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不顾赔偿请求人一再强调土地上的房屋和部分荔枝树不在7.41亩范围内,仍然强行强拆。对此,周国庆2018年7月24日向斗门区法院提请国家赔偿,因文化水平较低,在审查的过程中,并不能理解斗门区法院提及的强拆房屋是否在涉案土地上的相关规定,赔偿请求人的原意并不是“在自有8亩多土地上进行返还7.41亩土地就可,不必拆除涉案房屋”,而是涉案房屋在应返还的7.41亩土地之外,不能拆除。斗门区法院仅在查问赔偿请求人而没有实地勘察的情况下,作出了国家赔偿决定书,现申请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斗门区法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并赔偿损失。

斗门区法院的答辩意见与该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理由一致。

经审理查明,斗门区法院于2012年9月5日立案受理(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诉被告(反诉原告)珠海市斗门区莲洲镇某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村)、杨超艺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案号为(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原告周国庆在该案中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某村委会与被告杨超艺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书》无效;二、判令被告某村委会将9亩土地返还给原告周国庆耕种;三、判令被告某村委会及被告杨超艺连带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27万元。被告某村在该案中提出反诉请求:一、判令原告自行拆除位于合丰围土地上的非法建筑物,将7.41亩土地腾退给被告;二、判令原告向被告支付土地占用费,以被告重新发包的承包款标准1000元/亩为依据,从2012年1月5日计至原告实际腾退土地之日止。

2013年8月6日,斗门区法院作出(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杨超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的经济损失6000元;二、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其他的诉讼请求;三、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将位于某村的7.41亩土地上修建的房屋及附着物自行清拆后返还给被告(反诉原告)珠海市斗门区莲洲镇某村民委员会;四、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土地占用费给被告(反诉原告)珠海市斗门区莲洲镇某村民委员会,以每亩1000元/年为标准,从2012年1月6日计到斗门区法院确定返还土地之日止。赔偿请求人周国庆对该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因周国庆未在规定期限内交纳上诉费,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7日作出(2014)珠中法立民终字第119号民事裁定,裁定该案按周国庆自动撤回上诉处理。该裁定于2014年3月14日发生法律效力,斗门区法院(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同时生效。其后,周国庆不服(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立案审查,于2014年10月20日作出(2014)珠中法民一申字第26号民事裁定,裁定驳回周国庆的再审申请。周国庆再向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监督申请,该院于2015年2月26日作出终结审查决定书,认为周国庆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决定终结审查。

2014年5月5日,斗门区法院立案受理申请执行人某村申请执行被执行人周国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案号为(2014)珠斗法执字第680号,执行依据为(2012)珠斗法横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2015年4月29日,斗门区法院执行局对涉案7.41亩土地上的房屋及附着物予以强制拆除,并将涉案7.41亩土地交还申请人某村管理、使用。

斗门区法院于2018年11月21日对周国庆进行了询问,制作询问笔录一份,并根据周国庆的描述绘制位置关系图一张。在询问笔录中,周国庆自认:被强制拆除的房屋是建在涉案7.41亩土地上,其本人并未主张法院强制执行交付8亩多地给某村;并陈述其认为执行错误及申请国家赔偿的理由是,其实际使用的土地是8亩多,只要从中返还7.41亩即可,不论地的具体位置。斗门区法院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粤0403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驳回周国庆的国家赔偿申请。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赔偿请求人周国庆的申请超过法定时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之日起计算,但被羁押等限制人身自由期间不计算在内。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赔偿请求的,适用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有关时效的规定。赔偿请求人在赔偿请求时效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赔偿请求时效期间继续计算。”本案中,斗门区法院2015年4月29日对涉案7.41亩土地上的房屋及附着物予以强制拆除,周国庆2018年7月24日向斗门区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且不存在扣除时效和时效中止计算的情形,故其申请超过了上述法律规定的两年时效。

民事判决查明事实部分(判决第14页)载明:“原告(指周国庆)后在土地上修建面积约176平方米的房屋经营酒店生意”。民事判决第三项的内容是“原告(反诉被告)周国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将位于某村的7.41亩土地上修建的房屋及附着物自行清拆后返还给被告(反诉原告)珠海市斗门区莲洲镇某村民委员会”。可见,上述7.41亩土地上修建了房屋,且周国庆亦自认被强制拆除的房屋是建在涉案7.41亩土地上,现周国庆称房屋不在7.41亩土地上,与民事判决及其自认的事实矛盾,不予支持。斗门区法院的执行行为并无不当。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粤0403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