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稿纸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4民终13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珠海市柏利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翠前北路168号1单元31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400MA4UNH812Y。

法定代表人:周新良,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良启,广东盈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游志尧,广东盈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马沥村广从九路306号A2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101MA59KM0C16。

法定代表人:雷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玉魁,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珠海市柏利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利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约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402民初78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柏利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7)粤0402民初7873号民事判决书,改判为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1、《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书证应当提交原件。”然而,在本案中,被上诉人至一审判决为止,从未向一审法院提交《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原件,其辩解理由为上诉人未向其出具转让协议的原件,这理由明显强差人意。试问,假如真的存在上诉人未向被上诉人提供转让协议的原件,那么在此情况下,被上诉人又怎么会按照协议约定向上诉人转账20万元?被上诉人的陈述明显不符合交易常理。

2、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提交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对比可发现,上诉人提交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中,第二条约定有两款约定,其中第二款为“乙方两个月未增加10名司机上线运营,甲方可解除合同,贰拾万元不予退回。”而被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却没有前述的第二款约定。同时,纵观被上诉人的整份转让协议,第二条条款与第三条条款的间隔距离显然与其它条款之间的间隔距离存在明显差别。因此,被上诉人为了逃避责任,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存在恶意篡改的嫌疑,不宜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3、《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二条规定:“当事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逾期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不予采纳。但该证据与案件基本事实有关的,人民法院应当采纳,并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予以训诫、罚款。当事人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逾期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采纳,并对当事人予以训诫。”在本案中,上诉人虽未在举证期间内提供证据,但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均有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公章与骑缝章,能够客观、真实地反映双方交易的事实和约定,依据前述规定,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应当予以采纳。

因此,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是伪证,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相反,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真实、有效,应当予以采纳。

二、退一步说,即使上诉人在一审时不提供证据,被上诉人也应负有提供证据原件的义务。然而,一审法院主观臆断地采纳了被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复印件,这明显违背了公平原则,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在没有其它证据佐证被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真实性的前提下,一审法院以被上诉人提供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作为定案依据,显然没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

三、上诉人已按《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的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不存在违约情形。

1、《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第四条约定了上诉人的三项义务,总结起来分别是移交平台链接、协助乙方与平台对接、协助乙方与平台直签。

2、从上诉人提供的与卢某的微信聊天截图可看出,在双方签订《平台转让经营协议》之日,上诉人已将涉案的经营平台链接、登录账号和密码发给了被上诉人的员工卢某,表明了上诉人已履行了移交平台链接的义务。

3、从上诉人提供的广州专车沟通群微信聊天截图可看出,去哪儿网总部会在群中不定时的向合作商发布经营平台的操作指引、规范与技巧,作为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雷雳也一贯以“收到”或“好”的方式来表示收到总部的指引或监督,这表明了上诉人已将被上诉人拉进了经营平台沟通群,且被上诉人可通过平台操作运营,完成了上诉人协助乙方与平台对接的义务。

4、自签订《平台转让经营协议》起至今,被上诉人一直未找到司机在平台注册,为此,去哪儿网总部认为被上诉人的经营能力、水平及资源达不到其合作标准,从而去哪儿网总部不同意与被上诉人直签经营平台。因此,不能与去哪儿网的总部直签经营平台的责任在被上诉人,而不是上诉人。

因此,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相反,涉案合同的违约责任在于被上诉人。

四、被上诉人应承担不能注册和承接业务的举证责任。

如上所述,上诉人已依约向被上诉人交付了经营平台链接、登录账号和密码,履行了交付平台的义务,被上诉人可依据经营平台链接、登录账号和密码进行平台的经营操作。然而,被上诉人主张不能注册和承接用车服务业务,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该证明责任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但一审法院认定该责任应由上诉人承担,该认定明显错误,加重了上诉人的举证责任。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为此,上诉人特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事实,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来约公司答辩称原审法院判决正确,应维持原判。

来约公司一审起诉请求:一、判令解除《平台转让经营协议》,柏利通公司立即向来约公司返还100000元;二、判令柏利通公司立即向来约公司赔偿损失120200元;三、判令柏利通公司向来约公司支付逾期还款违约金,从起诉之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日止,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四、诉讼费用由柏利通公司承担。

经原审法院查明,来约公司与柏利通公司于2017年5月16日签订《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约定柏利通公司将与“去哪儿网”(天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的平台代订用车订单业务中的“(广州保单)专车”业务向来约公司独家转让,收取来约公司独家经营转让费10万元,保证金10万元。来约公司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协议签订之日起,柏利通公司全面移交“去哪儿网(广州保单)专车”的[去哪儿车车商户平台]网址:*****操作系统,合同签订日起三个月内柏利通公司应配合来约公司与平台对接,由于平台暂时不接受新公司更名签约,如平台接受新公司签约,柏利通公司须协助配合来约公司与平台直签,直签完成后本合同自动失效。

协议签订后,来约公司向柏利通公司交纳转让费及保证金各10万元。

来约公司一审庭审中称收到柏利通公司提供的“去哪儿网(广州保单)专车”平台的链接和密码,但无法将公司司机名单在平台注册,导致来约公司的司机无法使用上述平台接车经营。

柏利通公司一审庭审中称,已以微信方式向来约公司员工卢某发送平台账户和密码,不能使用该平台是因为来约公司没招聘到司机,没有按照协议在指定地点购买或租赁车辆。来约公司对此予以否认。

来约公司提供9份落款时间均为2017年5月1日的《员工劳动合同》及5月至8月员工工资签收单,拟证明为承接《平台转让经营协议》所涉业务招聘员工支付了员工工资共92200元,但称劳动合同未在劳动管理部门备案,对员工以现金方式发放工资。

来约公司提供《房屋租赁合同》,落款时间2017年3月31日,租用年限2017年4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每月租金4000元,租用房屋系某地址二层(二楼、三楼)。来约公司提供的房屋租金收据反映租金交付的时间从2017年2月至8月,已支出租金及电费共28000元。来约公司称房屋为公司办公经营场所。

来约公司的公司营业执照信息记载来约公司登记住所为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马沥村广从九路306号A2铺。

双方一审时均确认柏利通公司已向来约公司退还保证金10万元。柏利通公司一审时当庭表示同意解除与来约公司签订的协议。

原审法院认为,来约公司要求解除与柏利通公司签订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柏利通公司表示同意,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解除条件,原审法院予以准许。

柏利通公司将“去哪儿网(广州保单)专车”平台代订用车服务订单转让给来约公司独家经营,却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拥有“去哪儿网(广州保单)专车”平台代订用车服务订单权限及可以转让的授权;转让协议签订后,没有证据证明来约公司凭柏利通公司提供的账户及密码登录*****后可以注册成功并承接用车服务业务。柏利通公司一审庭审中称来约公司因没招聘到司机,没有按照协议在指定地点购买或租赁车辆导致注册不能成功,但双方签订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并没有关于司机人数、汽车来源等的要求。原审法院确认柏利通公司未能将《平台转让经营协议》中约定的业务转让给来约公司的事实。柏利通公司应当将收取的转让费10万元退还来约公司。

来约公司关于聘用员工及租用房屋费用损失的问题,根据来约公司提供的证据,9份《员工劳动合同》均未在劳动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工资发放签收单显示为现金,没有其他证据可以佐证员工聘用及工资发放的事实,来约公司该请求因证据不足应予驳回。

关于来约公司房屋租金损失的问题,来约公司提供的租赁合同显示租赁的房屋并非来约公司登记注册的地址,且租金发生早于来约公司与柏利通公司签订合同前2个月,不能真实反映来约公司租金损失的事实。来约公司关于柏利通公司赔偿租金的主张,应予驳回。

关于逾期还款违约金的请求,因没有合同约定,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珠海市柏利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退还转让费人民币10万元;

二、驳回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52元,由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负担950元,珠海市柏利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负担2102元。

二审期间,上诉人提交了以下证据:1.平台转让经营协议;2.微信截图(来约阿海);3.微信截图(广州专车沟通群);4.去哪儿网网络平台截图;5.珠海华润银行企业账户电子回单。

来约公司认为一审法院并未组织质证上述证据,所以二审也不应该质证。

经核,本院对原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补充查明,柏利通公司在一审庭审当天提交了上述证据材料并在庭审中出示,在庭审调查中原审承办法官也询问司机注册问题。本院在二审庭审中当场组织双方现场使用账号密码登录系统,并就平台司机注册情形进行查询,核实在协议签订后的二个月内并无司机提交注册信息。

来约公司也核对了柏利通公司提交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原件,对签名和盖章并无异议,但对于第二款“乙方两个月未增加10名司机上线运营,甲方可解除合同,贰拾万元不予退回。”条款真实性不予认可。来约公司主张其签署的合同版本并无该条款,且合同原件被上诉人收走不予退还。柏利通公司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来约公司提交的仅是《平台转让经营协议》翻拍打印件,并无原件供核实,第二条与第三条条款之间的留白差距也与其他条款之间的留白有差别,且复印件合同上的骑缝章也不吻合。而柏利通公司在原审庭审中已经对该合同真实性提出具体异议,且当庭提交了原件,即便其属于逾期提交,但是因与案件基本事实相关,原审法院也应该予以核实,但原审法院未核对原件而直接采用来约公司提交的复印件,属于适用证据规则错误。来约公司对于柏利通公司提交的合同原件上签名盖章都无异议,其针对司机注册条款提出变造异议,但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本案双方权利义务关系应该依据柏利通公司提交的《平台转让经营协议》予以确定。

根据该份合同,双方在签订合同之时已经明确暂时无法直接更名直签,而移交密码链接、协助对接、结算转账等事项的约定则表明不直签也不会妨碍来约公司使用平台。来约公司也未举证不能增加运营司机的原因是柏利通公司导致,故来约公司未能在二个月内增加十名司机上线运营系其自身违约的行为,柏利通公司具备合同解除权,并有权不退还20万元。至于其仍然退回10万元系其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许可。来约公司主张退回另外10万元无任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7)粤0402民初787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052元和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均由广州来约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马翠平

审判员  陈永成

审判员  张榕华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五日

书记员  肖奕徽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