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稿纸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04民终16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珠海市永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凤凰南路1030号香湾电脑城209号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4007491547229。

法定代表人:杨永清,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珠海市吉大景山路82号水湾大厦3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40076061497XP。

法定代表人:毛育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添瑞,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珠海市永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2民初23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永浩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并由被上诉人承担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一、原审认定上诉人对未能达成赔偿协议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有违公平原则。

保险事故发生了数千元赔偿,上诉人在2014年4月至2017年9月期间一直向被上诉人提出索赔请求,并非主动放弃,只是因为未能达成赔偿协议的事实,未能确定保险责任的具体数额无法提出。而这种未达成协议系消极事实,上诉人根本无法举证。而且上诉人也无法证明2016年10月中旬三方协商的事实,有预见对于索赔程序进行协商的过程采取录音录像等固定证据行为。正因为无法达成一致赔偿协议,导致无法取得伤者的医疗费用资料,也无法进行理赔,但原审法院却要求上诉人承担索赔不能的举证责任有违公平原则。对于保险公司否认协商的行为进行包庇偏袒。

二、责任保险中的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并非交通事故发生之日。

《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七款规定,保险事故是指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事故,而保监复[1999]256号《关于索赔期限有关问题的批复》指出,对于责任保险而言,其保险事故就是第三人请求被保险人承担法律责任,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指第三人请求被保险人承担法律责任之日。由此可见,责任保险的保险事故,是由事故发生和权利主张共同构成的法律事实,《保险法》规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当是被保险人对第三者承担的赔偿数额确定之日,并非交通事故发生之日。

2014年4月11日至2016年10月期间医疗费用由伤者本人支付,医疗资料也是由其自行持有。但第三人要求我方先行支付费用才交付,但是因不确定保险公司是否能得以赔付,在保险公司承诺前不敢贸然支付,事后多次协商也无果,而三方在2016年10月中旬在保险公司理赔办公室进行过协商,仍然无法确定保险赔偿责任。故本案第三人陈某于2016年10月中旬与上诉人、被上诉人协商赔偿事宜后再无联系,而根据人数损害赔偿适用一年诉讼时效的规定,本案时效应该至2017年10月截止,上诉人于2017年9月20日起诉请求赔付已支付的医疗费用时,应当确定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并未超出《保险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二年诉讼时效期间。

三、上诉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后陆续三年将涉案车辆仍然在被上诉人处投保就足以证明上诉人并非怠于行使索赔权利,诉讼时效并未届满。

上诉人之所以陆续投保,也是因为上诉人担心这单索赔无法正常理赔,所以拒绝多家保险公司更优惠的报价,而将车辆继续在被上诉人处投保。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永浩公司在一审中起诉请求:一、判令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责任限额内赔付人民币4,151.75元;二、判令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9月25日,永浩公司为其所有的粤C×××××号小型普通客车向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分别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医疗费用的赔偿限额为10,000元。机动车辆商业保险包括第三者责任险、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等险种,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限额为500,000元。两份保单的保险期间均为一年,自2013年9月27日零时起至2014年9月26日24时止。

2014年4月10日,杨永清驾驶粤C×××××号小型普通客车倒车时发生交通事故,致使陈某受伤。事故发生后,杨永清先后向交通管理部门和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报案。交通事故发生当日及次日,杨永清陪同伤者陈某到珠海市人民医院检查就医,杨永清支付了陈某2014年4月10日和4月11日的全部医疗费用3,051.75元。珠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香洲大队就此次交通事故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永清负事故全部责任。

永浩公司称其于2017年9月20日向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请求赔付已支付的医疗费用时,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以保单过期为由拒绝赔付。

原审法院认为:永浩公司为其所有的粤C×××××号向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投保,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向永浩公司签发了保险单及相关保险条款,双方之间的财产保险合同成立并合法有效。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永浩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期间。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永浩公司在诉状中称其于2014年4月10日和4月11日支付了陈某所有医疗费用之后的两年中,伤者陈某声称需要持续就医,双方一直未能达成赔偿协议;以及在2016年10月中旬,杨永清、陈某与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的工作人员刘某在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的理赔部办公室商谈关于本案交通事故伤者陈某的赔偿事宜,三方未能就交通事故损害达成赔偿协议。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的工作人员当时向杨永清明确表示保单不会过期,直到杨永清、陈某双方就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达成协议为止。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对永浩公司的以上陈述予以否认,而永浩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以上事实客观存在,故原审法院对永浩公司的以上陈述不予采信。永浩公司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陈某在2014年4月11日之后进行了后续治疗,产生了新的医疗费用,并治疗终结,故永浩公司主张赔偿数额确定之日和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均为2017年9月20日并据此主张本案的诉讼时效期间应自2017年9月20日开始计算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2014年4月10日发生交通事故,永浩公司于2014年4月10日和4月11日支付医疗费用后未再支付其他医疗费,此时保险事故发生,开始计算诉讼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六条“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的规定,2014年4月11日至2016年4月11日两年期间,永浩公司未举证证明诉讼时效存在中断情形,故永浩公司诉讼请求的诉讼时效于2016年4月10日届满。永浩公司在诉讼时效届满后向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主张权利,已丧失胜诉权,故对永浩公司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此外,永浩公司主张其另行向陈某支付了营养费和水果费1,100元,无证据证实,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永浩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人民币计25元,由永浩公司负担。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皆无新证据提交。

经核,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永浩公司索赔时效是否经过。责任保险的索赔时效应该从第三者请求被保险人承担法律责任之日起算。而本案中第三人在2014年4月11日已经向永浩公司主张赔付责任,且永浩公司业已支付款项并取得对方治疗费用的票据,原审法院从此时计算索赔时效并无不当。永浩公司主张此后第三人仍然继续向其主张索赔,但是其并未提交证据证明,且永浩公司主张的该款项金额也不是后期发生金额,故永浩公司以第三人不再主张索赔之时来起算时效也没有法律依据。而永浩公司主张曾与中华联合财险珠海支公司人员就理赔事项进行过协商,但是也无证据佐证。另一方面连续投保的事实也无法反推永浩公司及时主张理赔的事实,故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时效经过的结论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实体处理恰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珠海市永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马翠平

审判员  孙永红

审判员  张榕华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肖奕徽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