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粤04民辖终1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金恒建,男,汉族,1958年8月22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现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珠海金华鑫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红旗工业区番怡路、永安路交叉点。

法定代表人:丁国泉,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苑东,广东法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金恒建因与被上诉人珠海金华鑫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华鑫公司)公司证照返还纠纷一案,不服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4民初1072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在审理金华鑫公司诉金恒建公司证照返还纠纷一案的过程中,金恒建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其住所地位于珠海市××××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的相关规定,本案应移送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审理。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金华鑫公司的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本案实际上是因金华鑫公司与金恒建内部管理权和控制权产生的纠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因股东名册记载、请求变更公司登记、股东知情权、公司决议、公司合并、公司分立、公司减资、公司增资等纠纷提起的诉讼,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确定管辖”的规定,本案系因请求返还珠海金华鑫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证照而发生纠纷,而该公司的住所地在珠海市××镇,属于原审法院司法辖区,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金恒建的管辖权异议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七条、第二十六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裁定:驳回金恒建对本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

上诉人金恒建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本案移送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审理。事实与理由如下:原审法院将本案的证照返还纠纷认定为金华鑫公司与金恒建内部管理权和控制权产生的纠纷,属认定事实错误。本案系证照返还纠纷案件,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案件,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因股东名册记载、请求变更公司登记、股东知情权、公司决议、公司合并、公司分立、公司减资、公司增资等纠纷提起的诉讼,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确定管辖”作出驳回金恒建管辖权异议的裁定,系其对前述法律规定作出扩大解释所致,原审法院对该法律规定的理解不当,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法律适用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上诉人金华鑫公司诉请上诉人金恒建归还公司印章、营业执照(正副本)、公司账册,属公司证照返还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因股东名册记载、请求变更公司登记、股东知情权、公司决议、公司合并、公司分立、公司减资、公司增资等纠纷提起的诉讼,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确定管辖”的规定,本案属公司证照返还纠纷,并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上诉人金恒建住所地及经常居住地均位于珠海市××××区,本案应由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管辖。综上,上诉人金恒建提出本案应移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审裁定认定原审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有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4民初1072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移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管文超

审判员  陈海凤

审判员  刘秋萍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张淑君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