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18)粤04刑终278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耀宏,男,1964年7月21日出生于广东省斗门县,汉族,小学文化,户籍地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因本案于2018年1月22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男,1968年12月17日出生,汉族,广东省珠海市人,户籍地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系本案被害人。

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何耀宏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8年7月3日作出(2018)粤0403刑初2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何耀宏对刑事部分及附带民事部分判决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审查上诉材料,询问原审附事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讯问上诉人何耀宏,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2018年1月11日14时许,被告人何耀宏在其位于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办冲村铁山牌坊附近的猪场内,因被害人杨某在位于何耀宏隔壁的猪场挖蓄水池时将通往何耀宏鱼塘的水管搞坏,双方继而发生口角,何耀宏随手拿起一根铁管打了杨某的大腿一下,并在殴打的过程中致杨某第10、11肋骨骨折。2018年1月22日,公安民警将何耀宏抓获归案。

经鉴定,杨某胸部、左大腿软组织挫擦伤及第10、11肋骨骨折,符合钝器作用所致,其所受损伤为轻伤二级,且杨某第10、11肋骨骨折不符合陈旧性骨折表现,骨折时间与2018年1月11日被打时间符合。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原审法院当庭举证、质证,并确认的证据予以证实:1.物证铁管一根。2.书证。(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2)接受证据材料清单、门诊病历、影像检查报告单;(3)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病历、相关CT影像单。3.证人证言。(1)证人叶某的证言;(2)证人陈某的证言;(3)证人冯某的证言;(4)证人吴某的证言。4.被害人杨某的陈述。5.被告人何耀宏的供述与辩解。6.鉴定意见。(1)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2)补充鉴定书。7.勘验、检查、辨认等笔录。(1)辨认笔录;(2)现场勘查记录表、现场照片。8.其他证据材料。(1)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2)执勤经过;(3)办案说明;(4)常住人口信息表;(5)指纹信息查询报告;(6)刑事谅解书、收据。

附事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请求原审法院判令被告人何耀宏赔偿医疗费8,214.86元、误工费7,678.47元、护理费5,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元、交通费500元、营养费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为证实其主张提交了收费收据、收费票据、疾病证明书、出院记录、门诊病历、DR检查报告单。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耀宏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何耀宏系初犯、偶犯且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采纳。被告人何耀宏侵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的身体,致其受伤并造成经济损失,应当赔偿医疗费人民币8,214.86元、误工费人民币5,447.3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1,100元、交通费人民币330元、营养费人民币220元,上述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15,312.24元。原审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何耀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扣押在案供犯罪所用的铁管一根,予以没收。三、被告人何耀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一万五千三百一十二元二角四分。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针对原判决,上诉人何耀宏提出如下上诉理由:原判决认定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其只拿铁管打了被害人杨某的腿部,没有殴打杨某的上半身,不可能造成杨某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不能认定被害人杨某的轻伤是由其造成的。其也不应当承担被害人杨某因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而产生的经济损失。

经审理查明,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采信的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何耀宏所提上诉理由,经查,首先,杨某在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珠海)医院的过往病历显示,其右侧第8肋骨曾因骨折于2015年1月2日在该院进行治疗。而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补充鉴定书证实杨某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符合钝器作用所致,不符合陈旧性骨折表现,骨折时间与2018年1月11日被打时间符合。故在案证据能够排除杨某所受损伤为陈旧性骨折的可能性。其次,在案言词证据证实,上诉人何耀宏与杨某发生矛盾的时间是2018年1月11日14时许。在案书证证实,杨某在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珠海)医院就诊,并被诊断为右侧第9、10肋骨骨折的时间是当日16时14分。而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人叶某陈某吴某冯某的证言,上诉人何耀宏的供述均证实,案发现场除了上诉人何耀宏外并无其他人殴打杨某。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人吴某的证言均证实,警察到现场处理后,吴某就陪同杨某到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珠海)医院就诊,杨某被诊断为右侧第9、10肋骨骨折。故在案证据能够排除是其他人的原因导致杨某受伤的可能性。综上,本案直接证据虽不足以证实杨某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系上诉人何耀宏在殴打的过程中所致,但间接证据足以证实上诉人何耀宏的行为与杨某右侧第10、11肋骨骨折的伤害有因果关系,上诉人何耀宏应对杨某所受损伤承担刑事责任,并应承担杨某因所受损伤而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5,312.24元。综上,上诉人何耀宏所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项目及数额的判决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王 丹

审判员  汤薇乔

审判员  李 莉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李 靖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条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三十八条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一百五十五条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