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8)粤04刑初42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女,1994年7月25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信宜市人,户籍地广东省信宜市,系被害人卢某2的女儿。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男,1945年3月10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信宜市人,户籍地广东省信宜市,系被害人卢某2的父亲。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女,1949年7月20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信宜市人,户籍地广东省信宜市,系被害人卢某2的母亲。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2,男,1996年12月1日出生,汉族,广东省信宜市人,户籍地广东省信宜市,系被害人卢某2的儿子。

上述三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委托代理人周某1,女,系被害人卢某2的女儿。

被告人罗文宁,男,1988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小学文化,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住珠海市斗门区,2008年10月24日因犯盗窃罪被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2012年6月29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7年11月1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刘凯东,广东友邦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以珠检公诉刑诉〔2018〕4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罗文宁犯故意杀人罪,于2018年4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对被告人罗文宁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何文苑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被告人罗文宁及其指定辩护人刘凯东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10月31日凌晨,被告人罗文宁与女友卢某2在本市斗门区井岸镇井湾北路的纽威KTV316房间饮酒娱乐期间发生争吵。当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罗文宁与卢某2在回住处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幢302房途中,因赌气将卢某2扔在半路,独自回到住处睡觉。当日凌晨4时许,卢某2回到住处后,又与被告人罗文宁发生争吵。被告人罗文宁阻止卢某2叫骂未果,恼怒之下,将其身穿的牛仔外套脱下,用该外套绑住其双手,用一条皮带绑住其双脚,并用被子捂住其脸部,又用毛巾勒住其脖子。当日7时30分许,被告人罗文宁见被害人卢某2仍有呼吸,遂用保鲜膜捂住其脸部,最终导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11月1日凌晨零时许,被告人罗文宁到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坭湾派出所投案。

为支持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笔录和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材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罗文宁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罗文宁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诉称:因被告人罗文宁故意杀人的行为,致被害人卢某2死亡,请求本院判令被告人罗文宁赔偿其等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70,946元,其中丧葬费50,946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5,000元、住宿费5,000元、误工费15,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为证实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1.信宜市北界镇北界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户口本复印件,拟证实被害人卢某2卢某1李某的女儿;2.信宜市大成镇城垌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周某1周某2的身份证复印件,拟证实被害人卢某2周某1周某2的母亲。

被告人罗文宁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人罗文宁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罗文宁与被害人卢某2系恋人关系,被告人罗文宁主观上并不想故意剥夺被害人卢某2的生命,其因醉酒,对自己行为的判断能力和控制能力有所削弱,遂采取过激的手段制止被害人卢某2的叫骂行为,并致被害人卢某2死亡。此外,被害人卢某2的叫骂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造成被告人罗文宁犯罪的诱因,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2.被告人罗文宁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综上,请求法院结合被告人罗文宁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罗文宁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提出的诉讼请求提出如下答辩意见:愿意根据法院的判决赔偿四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

一、刑事部分

经审理查明,2017年10月31日凌晨,被告人罗文宁与其女友被害人卢某2在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井湾北路的纽威KTV316房饮酒娱乐期间发生争吵。当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罗文宁与卢某2在返回住处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幢302房的途中,赌气将卢某2扔在半路,独自回到住处睡觉。当日凌晨4时许,卢某2回到住处后,又与被告人罗文宁发生争吵。被告人罗文宁阻止卢某2叫骂未果,恼怒之下,用卢某2的牛仔外套绑住其双手,用一条皮带绑住其双脚,并用被子捂住其脸部,用毛巾勒住其脖子。当日7时30分许,被告人罗文宁见卢某2仍有呼吸,遂用保鲜膜捂住其脸部,最终导致卢某2机械性窒息死亡。

同年11月1日零时许,被告人罗文宁到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坭湾派出所投案。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并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珠海市公安局坭湾派出所民警李永强、赵祁山分别出具的《抓获经过》证明:2017年11月1日零时许,珠海市公安局坭湾派出所执勤民警在坭湾派出所值班过程中,罗文宁来到值班室称要自首。其供述于10月31日凌晨在其住处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302房,用毛巾将其女朋友卢某2勒死,卢某2的尸体还在上述地点。接报后,执勤民警将罗文宁带到其住处,用其锁匙打开302房,发现一女子睡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经初步检查,判断该女子已经死亡。民警立即报分局指挥室通知刑警大队技术及法医到场勘查,并将罗文宁带回坭湾派出所移交斗门分局刑警大队审查。

2.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现场勘验笔录》(勘验号:K4404031002002017110001)、现场方位、平面示意图和现场照片证明:(1)现场位于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302房,该房是一厨一室一卫结构的出租屋,正门朝西,为防盗门,门锁未见异常。进门是房间,房间东侧是厨房,东北侧是卫生间。(2)302房房间东北角是一张床,床头朝东,床上仰卧一具女性尸体,尸体上盖有一张被子,在被子中央部位发现一处12cm×8cm的片状红色斑迹,在被子南侧部位发现一处10cm×9cm的片状红色斑迹,在被子西南角部位发现一处8cm×6cm的片状红色斑迹。勘查见,床西南角部位有一捆保鲜膜,一条长90cm的白色手机充电线、长164cm的两条接驳状手机充电线及一条长44cm的棕色皮带。掀开尸体上的被子后见,尸体穿有一件红色间条短袖和一条蓝色牛仔裤,脚穿黑色袜子。在床底地面发现一条长110cm的黑色皮带、两条接驳状的桃红色与白色相间的毛巾和一张紫色被套,其中被套呈浸湿状态。在床南侧地面发现一处点状的红色斑迹,该红色斑迹周围地面见有绿色液体。(3)房间南侧有一张木桌,在木桌上发现一个高脚杯,一个“九江双蒸”酒瓶、两包“五叶神”香烟和一把橘红色的美术刀,其中,刀柄长15cm,该美术刀的刀片呈伸出状态,刀片伸出部位长7cm,在房间东南角有一张红色塑料凳子,在凳子上有一件浅蓝色牛仔外套,在凳脚处发现一块保鲜膜。在凳子北侧有一个垃圾篓,在垃圾篓内发现一个“HAIXIN”字样的美术刀包装盒,在厨房门口西侧的房间地面发现一个“五叶神”烟蒂。

3.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明:2017年11月1日1时10分对被告人罗文宁暂住的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302房进行搜查,并扣押保鲜膜一圈、手机充电线三条、皮带两条、毛巾两条、美术刀一把、牛仔外套一件、保鲜膜一块、被子一张。

被告人罗文宁对扣押的上述部分物品进行了指认。

4.人身检查笔录证明:经法医对被告人罗文宁全身进行检查,发现被告人罗文宁身上有如下损伤:1.额前部有两处细条状纵行表皮剥脱,分别为1.5cm、1cm;2.颈部左侧中段10cm×2cm范围见数处横行条状表皮剥脱,最长一处为3.1cm;颈部后侧中段7cm×2cm范围见数处横行宽条状表皮剥脱,最长一处为2.9cm;颈部右侧中段11cm×3cm范围见三处横行宽条状表皮剥脱。大小分别为10cm×2cm、2cm×0.6cm、3cm×0.5cm,后对罗文宁本人进行血样提取。

5.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初步意见书》证明:被害人卢某2系被他人勒颈及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6.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斗公司尸鉴字[2017]14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被害人卢某2颈部有横行索沟,口唇粘膜破损,牙龈出血,前及右锁骨部皮下出血,双肺肿胀,肺切面、气管及支气管腔大量泡沫液体,结合尸斑显著、颜面紫绀、甲床紫绀、双眼结点状出血等尸体征象,分析认为:被害人卢某2系生前被他人勒颈及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被害人卢某2胸部及四肢多处软组织挫伤,符合钝器作用所损伤轻微,非致命伤。鉴定意见:被害人卢某2系生前被他人勒颈及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7.广东省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法物鉴字[2017]3042号《法庭科学DNA鉴定意见书》证明:(一)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302房床底地面长100cm的接驳状的两条桃红色与白色相间的毛巾上可疑物DNA,被告人罗文宁左食指指甲、左某1指指甲、右拇指指甲、右小指指甲拭子,上述302房厨房门口西侧房间地面“五叶神”烟蒂与被告人罗文宁血样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1.11×1031;(二)被害人卢某2右中指指甲拭子20个STR基因座的STR分型与被告人罗文宁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2.11×1030;(三)上述302房床南侧地面点状红色可疑斑迹检出的人血,其14个STR基因座STR分型与罗文宁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为3.87×1019;(四)上述302房东南角红色塑料凳子上浅蓝色牛仔外套红色斑迹和床底地面长100cm的接驳状的两条桃红色与白色相间的毛巾上可疑斑迹检出的人血,其STR分型与被害人卢某2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为2.15×1025;(五)上述302房东南角红色塑料凳子上浅蓝色牛仔外套上可疑物、该房间东南角红色塑料凳凳脚保鲜膜擦拭物1和保鲜膜擦拭物2检材的STR分型与被害人卢某2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为2.15×1025;(六)上述302房床底地面长110cm的黑色皮带擦拭物检材20个STR基因座的STR分型与被害人卢某2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为4.15×1023;(七)上述302房尸体上被子西南角部位红色斑迹检出人血,其与床西南角长164cm的接驳状两条手机充电线擦拭物、床西南角长44cm的棕色皮带擦拭物、床西南角长90cm的手机充电线擦拭物、房间南侧木桌上橘红色美术刀刀柄擦拭物、被告人罗文宁左拇指指甲拭子、左某2指指甲拭子、右食指指甲拭子、右中指指甲拭子、右环指指甲拭子、左小指指甲拭子、被害人卢某2右环指指甲拭子均检出混合STR分型;(八)上述302房尸体上被子中央部位红色斑迹、尸体上被子南侧部位红色斑迹检出人血,其与床西南角保鲜膜擦拭物、被害人卢某2右小指指甲拭子、被害人卢某2右食指指甲拭子、右拇指指甲拭子、左小指指甲拭子、左某2指指甲拭子、左某1指指甲拭子、左食指指甲拭子、左拇指指甲拭子、302房南侧木桌上橘红色美术刀刀刃擦拭物均未检出有效STR分型;(九)在排除同卵多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被害人卢某2周某1符合亲生关系。

8.《现场检测报告书》证明:被告人罗文宁的尿样检测样本经现场检测,结果为大麻、摇头丸、氯胺酮、冰毒、吗啡均呈阴性。

9.广东省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化鉴字[2017]1033号《理化检验报告书》证明:送检的被害人卢某2心血约34毫升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0.6mg/100mL;送检的被告人罗文宁血液约5毫升中未检出乙醇成分。

10.广东省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电鉴字[2017]146号《电子物证检验报告》及光盘证明:对被害人卢某2金立手机(型号:F103,IMEI:866473027895996)内通讯录、通话记录、短信、微信信息等进行检验、提取生成珠公司电鉴字[2017]146号.zip文件,刻录在编号为珠公司电鉴字[2017]146号光盘中。

11.接受证据材料清单、证人苏某提供的《出租屋租住人员登记册》及《房屋租赁合同》证明: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单元302房租客信息为罗文宁,男,广西陆川县古城镇清耳村新垌二队1号,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136××××5273

12.接受物品清单、证人冯某1提供的手机短信截图证明:被告人罗文宁于2017年10月31日3时38分发给证人冯某1的短信记录。

证人冯某1对上述手机短信截图的内容进行了确认。

13.中国移动广东有限公司珠海分公司提供的手机号码136××××5273的开户资料及通联记录证明:手机号码136××××5273的客户户名为罗文宁及该号码的通联记录。

14.中国移动广东有限公司茂名分公司提供的手机号码158××××8665的客户详单证明:2017年10月30日至2017年11月2日期间,被害人卢某2的手机号码158××××8665的通联记录。其中,2017年11月1日曾拨打过手机号码184××××3817,双方通信时长1分26秒。

15.中国移动广东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提供的手机号码184××××3817的开户资料及通联记录证明:2017年11月1日0时06分59秒,证人周某1的手机号码184××××3817曾接到过手机号码158××××8665的来电,双方通信时长1分26秒。

16.证人周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被害人卢某2的女儿。其电话号码是184××××3817。2017年11月1日凌晨0时07分,我接到一名男子用我妈妈的手机号码158××××8665打来的电话。他用白话和我说喂。我问他是谁,为什么用我妈妈的电话打给我?他说是我妈妈的同事,与我妈妈住在一起,我妈妈被人杀死了。他让我到斗门见面谈。我不相信,并表示不会去斗门。他让我等派出所通知,后来他就挂断了电话。当天上午9时许,我打了三次电话给我妈妈,但她都没有接。10时30分许,公安民警打电话给我,称我妈妈被人杀死了,要我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我平时和妈妈很少联系。我不知道她和谁住在一起,我只知道她在一些酒楼打工。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2017年9月13日。2016年,我妈妈叫我到珠海翠微一间酒楼喝茶时,我见到她和另一名男子在一起,我对这名男子还有印象,如果有照片,我可以辨认出来。

证人周某1对被害人卢某2的尸体照片进行了指认。证人周某1通过对十二张混杂照片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就是其在珠海翠微一酒楼与其母亲喝茶时见到的男子。

17.证人冯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被告人罗文宁的同事。罗文宁从2017年10月9日开始在井岸镇五饼二鱼食店务工。10月30日,我朋友梁某2到斗门找我玩,晚上我约罗文宁、梁某2一起在我家吃饭,当晚我们三人喝了5支珠江零度啤酒(每支600毫升)。约22时30分许,我们到井岸纽威酒吧继续玩,当时在卡拉OK的有我女朋友林某及两名酒吧公主。我当时叫了四打百威罐装啤酒(每打12罐),当晚我们喝了38罐。10月31日凌晨,罗文宁女朋友来到纽威卡拉OK房间,她进门后就骂罗文宁骗她。然后,两人就吵了起来。他们没吵几句就到房外聊天,聊了一会又回来。罗文宁的女朋友回来后坐在那里喝了两杯啤酒,并且还在说罗文宁骗她。2时30分许,我结账回家休息。当时罗文宁和其女朋友先离开了,我结账出酒吧时已看不见他们。我就约上梁某2和我女朋友一起去吃宵夜。

10月31日3时38分,罗文宁用158××××8665的号码发信息给我说,“钦哥,我不做了,明天就不上班了”。我回他,“你就玩吧,这样做应该吗”。接着他回,“不是我玩,是别人玩我”。我回他,“好吧,你喜欢,你不做回来辞工”。10月31日10时08分,我用自己的手机打罗文宁平时用的电话136××××5273,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11月1日0时05分,罗文宁用158××××8665的号码打给我,说其勒死了女朋友,并叫我到坭湾市场附近取店铺后门钥匙,我不信,罗文宁就肯定的对我说是真的,其现在就在派出所接受调查。

我见过罗文宁的女朋友多次,其女朋友年约40岁,身高约150厘米。据其女朋友反映罗文宁发信息给她说去白藤头,但实际在唱K,其一直说罗文宁当晚骗她。

罗文宁说是饮醉酒杀死女朋友,其他就没有多说了。我感觉他有些醉意,但说话还顺利。没有看见他有呕吐。他酒量多少我不清楚,我和他喝过三次啤酒,每次都是每人喝三瓶啤酒。

证人冯某1通过对二组十二张混杂照片分别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和罗文宁的女朋友卢某2

18.证人林某的证言证明:其是证人冯某1的女朋友。2017年10月30日20时许,我回到男朋友冯某1的住处斗门区井岸镇雅德培训中心附近一出租屋吃晚饭,屋里除了冯某1和他从河源过来的朋友之外,还有冯某1的同事。吃饭期间,他们喝了大概五六瓶啤酒。当晚22时许,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纽威KTV唱歌。他们几个男的叫了几打啤酒,期间二名KTV的DJ,女子A和女子B先后进来房间玩。大概一小时左右,冯某1的朋友和女子A、女子B出了房间。后来,又有一名女子C进来我们房间,她应该是冯某1同事的女朋友。我和女子C第二次见面,但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期间,女子C问冯某1的同事:“你不是说在白藤湖那边吃饭么?你怎么那么快在KTV唱歌?”冯某1的同事就带女子C出去谈话,他们两个出去谈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之后,冯某1同事一个人进来房间继续喝酒。过了十多分钟,我到房间外发现女子C独自一人坐着流泪,我以为他们两个闹矛盾,就劝她不要哭,然后就叫她进去唱歌。女子C不去,说怕她男朋友赶她出来。我看她很不开心,就硬拉她进去唱歌,想让她发泄一下情绪。女子C进房间刚开始的时候是没喝酒的,后来她一个人在那里猛喝酒。过了一会,冯某1的朋友女子A、女子B回到房间继续玩。之后,冯某1同事就和女子C吵了起来,冯某1的朋友就带着女子A、女子B出去了。房间里剩下我、冯某1冯某1同事和女子C四个人。我和冯某1劝他们不要吵架。冯某1同事突然想动手打女子C,但是被我拦住了。女子C在房间里大哭,我叫冯某1把他们两个劝住。但是,女子C还是在哭和喝啤酒。冯某1同事这时候也冷静下来,劝女子C说:“不要喝酒了,我们回家”。但是,女子C怕跟冯某1同事回去之后被打,所以不愿意。我和冯某1就叫服务员把剩下的十罐啤酒存起来,不让女子C继续喝。后来,我和冯某1打算出去吃宵夜,但是女子C非要我们留下来。这时,冯某1同事就不断劝女子C回家,后来女子C被冯某1同事带走了。第二天凌晨2时许,我和冯某1看他们两个人离开后我们也离开了。凌晨4时许,冯某1同事发短信给冯某1说不上班了。

我是在冯某1家里吃饭的时候认识了冯某1同事和女子C,我跟他们两个只见过两次面。冯某1同事和女子C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在酒吧为什么事情吵起来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是男女感情纠纷,听冯某1同事说女子C对他管的比较严,经常翻看他的手机,还不经过他允许删除他微信里的联系人。我不知道冯某1同事和女子C有没有喝醉。

证人林某通过对二组十二张混杂照片分别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就是冯某1的同事、被害人卢某2就是冯某1同事的女朋友女子C。

19.证人冯某2的证言证明:其是纽威KTV的服务员。我负责316房的卫生保洁,有时还会陪客人玩骰子喝酒。2017年10月30日晚11时许,在纽威音乐城316房,我同事梁某1叫我过去316房里看房。我进房间时,除了梁某1,里面还有四名顾客在玩骰子喝酒,分别是三男一女,其中那名女顾客比较高,和另外一名男顾客应该是情侣,有一名男顾客身穿白色上衣。大约十分钟后,进来了一名约1.5米高的女顾客,她进来后坐在那名高的女顾客旁边。过了几分钟,那名矮的女顾客突然哭了,旁边那名高的女顾客就安慰她。10月31日2时许,我和梁某1到房间门口的走道,有个高高的男顾客也跟着我们出来了。我对那名男顾客说:“里面的气氛很尴尬,我们到外面等一下吧。”那名高高的男顾客就让我们晚点再来,先去吃宵夜。于是,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到了钟记砂锅粥吃宵夜。过了十分钟,316房里的那对情侣顾客过来吃宵夜,我问为什么那名穿白衣服的男顾客和矮的女顾客没来。他们说不用管,反正穿白衣服的男顾客和矮的女顾客会经过这条路。凌晨3时许,我见到那名穿白色衣服的男顾客背着那名矮的女顾客往坭湾政府方向走。后来,我们5个人吃完宵夜就各自回家了。

穿白衣服的男顾客和矮的女顾客中途离开过房间。我刚进去316房间几分钟,穿白色衣服的男顾客到房间外面,在房间门口与那名矮的女顾客聊了约30分钟,后来那名男顾客就先回房间了,之后那名高的女顾客带着那名矮的女顾客一起回了房间。

我进去玩骰子时,看到穿白衣服的男顾客跟我们喝了十几杯酒。我不知道那名矮的女顾客有没有喝酒。

证人冯某2通过对二组十二张混杂照片分别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就是2017年10月30日晚在纽威KTV316房穿白色上衣的男子、被害人卢某2就是2017年10月30日晚在纽威KTV316房较矮的女顾客。

20.证人梁某1的证言证明:其是纽威KTV的服务员。2017年10月30日22时30分许,钦哥叫我进316包房陪客人喝酒,我进房间喝酒时房间里一共有4个人,三男一女。10月31日0时许,宁某让我再叫一名“公主”过来陪他喝酒,于是我就叫冯某2过来一起陪他们喝酒。约0时30分许,又来了一名女子,她来到后没有与别人交谈,就自己一个人坐了下来。另一名女子就叫她点歌唱,但是她没有点歌。后来她就出去了,宁某也跟着出去了。约20分钟后,宁某回来了,但是那名女子没有一起进来。于是,房间里的另一名女客人就出去叫那名女子回来。那名女子回来后就拿起一罐啤酒在那里一个人喝。凌晨2时许,钦哥叫我出去买单。凌晨2时30分许,我买完单后和冯某2跟着另一名第一次见面的男客人一起先去吃宵夜。3时许,钦哥跟一名女客人也来一起吃宵夜。宁某跟后来的那名女子没有一起过来。

后来的那名女子年约40岁,身高约155cm,身材偏胖。宁某年约30岁,身高约170,身材中等。

证人梁某1通过对二组十二张混杂照片分别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就是宁某、被害人卢某2就是2017年10月31日凌晨最后到达纽威KTV316房的女子。

21.证人苏某的证言证明:其是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302室的房东。2017年2月17日,有一名叫罗文宁的男子带着其女朋友前来租房。当时我们只登记了男子的个人资料,而没有登记其女友的资料。登记的租客情况是:罗文宁,男,1988年11月1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广西陆川县古城镇清耳村新垌二队1号,联系电话136××××5273。2017年2月16日我们签房屋租赁合同,从2月17日开始计租。

2017年3月的某晚,302房的租客打电话给我,称其女朋友喝醉酒吵着要自杀,叫我帮忙去开锁。我到302房试着用钥匙开锁时房间处于反锁状态,当时我就打电话告知302房租客罗文宁,罗文宁叫我不要理,其会叫朋友前来解决。第二天,我在出租屋见到罗文宁及其女朋友,看样子没有什么反常。3月下旬的一天,一名自称是302房租客的女朋友用158××××8665的号码打给我,让我帮忙开门。我下楼帮该女子开了302的房门。然后,我将其电话记录下来,并加了该号码的微信,但我们一直没有聊天。罗文宁的女朋友年约40岁,身高150厘米,听说是广东省信宜人。

2017年10月31日凌晨4时30分许,我在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1栋7楼睡觉,突然听到楼下有踢门的响声,声音比较大,而且有个人叫喊着开门,大概踢了几十下。我怀疑是楼下的人在踢门,于是就从窗口往下看,但是这时声音就停了下来。当时我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所以确定是凌晨4时30分许。踢门的应该是三楼302房的人,因为后来三楼301房的租客吴某听到隔壁302房有很吵的踢门声,503房的租客刘某也反映听到踢门的声音和有个女人骂人的声音。我没有听到吵架声和打斗声。

证人苏某通过对二组十二张混杂照片分别辨认出被告人罗文宁是302房男租客;被害人卢某2是302房男租客的女朋友。

22.证人吴某的证言证明:其是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301房的租客。2017年10月31日3时许,我从斗门区井岸镇十五二十酒吧下班回到尖峰村三巷2号301房。我在房间里睡了约半小时,凌晨4时许,我突然听到隔壁有个女人在302房门口砸门,并且还听到她在叫骂,但是具体内容我听不懂,我听到她说开门。我出门看了一下,是一个女人在门口砸门。大概持续了5分钟,就没有听到那名女子的吵闹声了。我不认识302房住户。

23.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其是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303房租客。我于2017年10月20日左右搬进303房,平时没有留意302房的情况。10月31日,我没有回出租屋,11月1日下午5时许下班后,才回到303房出租屋。

24.证人刘某的证言证明:其是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尖峰村三巷2号503房租客。2017年10月31日凌晨4时至5时,我在503房睡觉,突然听到楼下有人踢门,并有一个女人骂人叫喊开门的声音,大概踢了十几脚就停下来了。

25.被告人罗文宁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与辩解及亲笔供词,主要内容为:我因杀了女朋友卢某2,所以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2017年10月30日晚,我到主管冯某1家吃饭,一起喝啤酒,我当时喝了大概三瓶半玻璃瓶装的珠江啤酒。饭后我们到井岸镇井湾北路纽威KTV316房间唱歌喝啤酒。10月31日凌晨1时许,我给女朋友卢某2发了一条微信说我去了白藤湖喝酒,然后就没有接她的电话。约1点30分许,我回到316房间看到卢某2坐在房间里。她问我为什么要骗她,明明是在这里喝酒还要骗她是去白藤湖。我叫她到走廊再说,并骂了她几句后回到房间继续喝酒。我故意搂着KTV的陪酒公主气她。她很生气,坐在那里一个人喝啤酒。我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她已经醉了。我们大概喝到3点多钟离开KTV。当我背着她走到井湾路大块面快餐店时,她说尿急,要小便。后来,她就不让我背她回去。于是,我一个人回到我租住的出租屋睡觉。大约4时许,我听到她在踢门,就开门让她进来。她一进门就开始骂我。我就用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骂,但她就用手打我,我就用她的牛仔外套绑住她的手,用皮带绑住她的双脚,并把被子扔过去盖住她的脸。当时她喝醉了,没有反抗,但还在一直骂我。我就从后面用毛巾在她的脖子上绕一圈后勒住她的脖子不让她说话,我大概勒了一分钟,就把她放开。后来,我发现她的鼻子流血了,但是呼吸还是正常的,就用被子擦了一下她的鼻血,然后把她的头扶到枕头上,帮她盖好被子之后我就继续睡觉。我睡到早上7点30分左右,发现她的身体在动,把我弄醒了,我就把毛巾给她解开,但是她还在动,于是我就在床旁边的地下铺了一张床单,然后把枕头放下去,把她抱了下去,然后继续睡觉。睡了几分钟后,我被她的呼吸声吵醒了,于是我就从冰箱里拿保鲜膜过来打开敷在她的脸上。我在床上躺了几分钟后她就没有了呼吸,我于是就把保鲜膜扔进垃圾桶,然后帮她做人工呼吸,但她还是没有反应,这时我知道她死了。于是,我就把她的手脚都解开抱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11月1日0时许,我到坭湾派出所自首。我在去自首的路上,将杀了卢某2要去自首的事打电话告诉了冯某1,还打电话告诉了卢某2的女儿周某1,说她妈妈被人杀了,叫她过来斗门。

被告人罗文宁通过十二张混杂照片辨认出被害人卢某2

被告人罗文宁对作案地点、放置作案过程中使用的毛巾、牛仔长袖上衣、皮带、保鲜膜等物品的位置进行了指认。

被告人罗文宁对与证人冯某1的短信记录截图进行了指认。

26.视听资料,包括现场执法记录勘查视频、现场录像及尸检录像;审讯被告人罗文宁的录像、被告人罗文宁指认现场录像;被告人罗文宁活动轨迹录像。

27.被告人罗文宁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周某1提供的户口簿复印件等证明:被告人罗文宁的身份情况;被害人卢某2的身份情况;被害人卢某2的父亲卢某1、母亲李某的身份情况。

28.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2008)陆刑初字第230号刑事判决书、(2012)狱释字第689号释放证明书证明:被告人罗文宁于2008年10月24日因犯盗窃罪被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2012年6月29日刑满释放。

二、附带民事部分

经审理查明,案发时被害人卢某244岁。卢某1李某系被害人卢某2的父、母亲。被害人卢某2未婚生育女儿周某1、儿子周某2。被害人卢某2的亲属为办理其丧葬事宜支出了丧葬费等费用。

另查明,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罗文宁亲属自愿代为赔偿人民币10,000元,赔偿款已预付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并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信宜市北界镇北界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户口本复印件,证实被害人卢某2卢某1李某的女儿;2.信宜市大成镇城垌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周某1周某2的身份证复印件,证实被害人卢某2周某1周某2的母亲。

被告人罗文宁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造成经济损失,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结合四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诉讼请求,本院评判如下:

1.丧葬费,按照2016年珠海经济特区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年均工资101,892元/年的标准,以六个月计算,共计50,946元,四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诉讼请求为50,946元,并未超过上述标准,本院予以支持。

2.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四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因其等诉请的交通费5,000元、住宿费5,000元,并未超过合理限度,本院予以支持;其等诉请的误工费,按照2016年珠海经济特区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年均工资101,892元/年的标准,以三人七天计算,共计5,862元(101,892元/年÷365天×3人×7天),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人罗文宁应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共计人民币66,808元,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超过前述认定范围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针对被告人罗文宁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结合本案证据,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被告人罗文宁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罗文宁与被害人卢某2系恋人关系,被告人罗文宁主观上并不想故意剥夺被害人卢某2的生命,其因醉酒,对自己行为的判断能力和控制能力有所削弱,遂采取过激的手段制止被害人卢某2的叫骂行为,并致被害人卢某2死亡。此外,被害人卢某2的叫骂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造成被告人罗文宁犯罪的诱因,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的辩护意见。

经查,第一,在案证据证实被告人罗文宁与被害人卢某2系恋人关系,案发前2017年10月31日凌晨4时许,卢某2在被告人罗文宁租住的出租屋楼下有叫骂和踢门等行为,被告人罗文宁在卢某2进入出租屋后,在阻止卢某2叫骂未果的情况下,使用外套绑住卢某2的双手,使用皮带绑住卢某2的双脚,并用被子捂住卢某2的脸部,又用两条毛巾接驳后勒住卢某2的脖子。至当日7时30分许,被告人罗文宁见卢某2仍有呼吸,继续用保鲜膜捂住卢某2脸部,最终导致卢某2机械性窒息死亡。从被告人罗文宁上述客观行为判断,尤其是从其见到卢某2仍有呼吸,再次用保鲜膜捂住卢某2脸部的行为判断,其已非采用过激的手段制止卢某2的叫骂行为,而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致卢某2死亡的结果,仍直接实施非法剥夺卢某2生命的故意杀人行为。第二,根据广东省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化鉴字[2017]1033号《理化检验报告书》证实,送检的被告人罗文宁血液中未检出乙醇成分。但公安机关是在案发第三天才将被告人罗文宁的血液送检,不能排除酒精已在被告人罗文宁体内代谢完毕的可能性。根据证人冯某1林某冯某2的证言及被告人罗文宁的供述,可以证实被告人罗文宁在案发前一天的晚餐期间及在KTV唱歌期间曾饮酒。但即便如此,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因此,被告人罗文宁不能因案发前饮酒而从轻或减轻处罚。综上,被告人罗文宁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卢某2的生命,应当负刑事责任。被害人卢某2案发前叫骂和踢门等行为并非刑法意义上的过错,但鉴于本案系因恋爱纠纷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在量刑时可酌予考虑。对被告人罗文宁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中与本院认定一致部分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文宁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罗文宁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应予严惩。鉴于本案系因恋爱纠纷引发,案发后被告人罗文宁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且被告人罗文宁亲属自愿将代为赔偿款10,000元预付至本院,依法对被告人罗文宁从轻处罚。对被告人罗文宁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罗文宁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罗文宁曾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罗文宁的犯罪行为致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遭受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6,808元,应予赔偿,对四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符合法律规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综上,根据被告人罗文宁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罗文宁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供犯罪所用的皮带两条、美工刀一把、接驳状毛巾一条、手机充电线一条、保鲜膜一块、牛仔外套一件予以没收。

三、被告人罗文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6,808元。上述赔偿款项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内支付。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1李某周某1周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汤薇乔

审 判 员  李 莉

人民陪审员  邵 康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李 靖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被告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被告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二十条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零一条人民法院审理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三十五条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