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粤04民辖终16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莞城展峰电器贸易部。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八达路126号聚丰五金机电批发市场A幢07号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4P

经营者:刘金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前山金鸡西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6N

法定代表人:董明珠,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闵霞,广东朗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东莞市莞城展峰电器贸易部(以下简称展峰贸易部)因与被上诉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8)粤0402民初1627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在审理格力公司诉展峰贸易部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的过程中,展峰贸易部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一、其行为并非属于格力公司所主张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本案属于侵害商标权纠纷,格力公司在起诉状中前后主张明显自相矛盾。侵害商标权纠纷和信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二者分别属于独立的案由,既然格力公司已明确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则本案并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关于信息网络侵权纠纷管辖的规定。展峰贸易部利用网络进行宣传、销售带有涉案商标的行为,不属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二、本案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由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珠海并非本案侵权行为的实施地、被控侵权产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本案应当由展峰贸易部住所地具有商标案件管辖权限的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来管辖。三、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最高法民辖29号、(2016)最高法民辖终字107号民事裁定书中已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不适用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不再依据侵权结果发生地确定管辖。综上,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并无管辖权,请求将案件移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按照格力公司提出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本案为侵害商标权纠纷,所诉侵权事实包括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因此,本案可以适用前述关于信息网络侵权的管辖规定。格力公司作为被侵权人,其住所地珠海市××××区为侵权结果发生地。原审法院作为该地辖区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展峰贸易部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成立,应予驳回。原审法院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六)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展峰贸易部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展峰贸易部负担。

上诉人展峰贸易部上诉称,一、原审法院作出的“本案侵权事实包括信息网络侵权行为”的认定是错误的。首先,并非任何与网络有关的侵权行为均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所称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该条所称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具有特定含义,主要指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信息网络传播权且全部侵权过程都发生在网络上的行为。本案中上诉人利用网络宣传带有涉案商标产品的行为,不属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本案中上诉人仅是在电子商务平台的网页上出现了“格力”字样,网络在整个过程中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商品宣传的媒介,商标权的实质在于实体的、流通的侵权商品,不能单凭涉及到网络这个媒介就认定为是信息网络侵权行为。格力公司主张展峰贸易部通过网络实施使用涉案商标的行为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的内涵不符,不属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的范畴。其次,上诉人认为在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中,侵权结果发生地应当理解为侵权行为直接产生的结果发生地。根据被上诉人诉请的基本事实,本案为以网络平台为媒介的侵害商标权纠纷,只是利用网络交易平台实施宣传行为,所宣传的商品是由线下实体生产商生产,与将商品放在实体店中摆放宣传并无本质性的区别,上诉人的宣传行为与被上诉人住所地并无任何意义上的关联性,无论被上诉人住所地在何处,上诉人的行为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被上诉人强行将其住所地认为是商标侵权结果发生地无疑是扩大解释了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的内容。二、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作出的(2017)最高法民辖29号民事裁定书已经有力的支持了上述观点,即明确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不适用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此裁定书具有极强的参考效力和指导意见。2017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最高法民辖29号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在侵犯商标权案件中,除了大量侵权商品的储藏地以及海关、工商等行政机关依法查封、扣押侵权商品的所在地外,仅侵权行为实施地或者被告住所地可以作为确定管辖的依据,而不再依据侵权结果发生地作为确定案件管辖的依据。本案系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起民事诉讼的侵权行为地作出了明确规定,本案不宜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以侵权结果发生地确定本案管辖。”该裁定实质上已统一了当前全国各法院对于“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是否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所作出不一致的裁判,具有不容置疑的参考效力和指导意义。更何况在该案件中美之路公司在网络交易平台宣传、推广、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尚不足以构成信息网络侵权行为,不能以被侵权住所地为管辖依据,本案中上诉人仅仅实施了宣传行为当然更加不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辖终字107号民事裁定书中同样指出由于商标权等知识产权案件涉及无形财产的保护,商品商标或者其他权利附着于商品上,具有在全国范围的可流通性,故此类案件侵权行为地的确定上仍不同于一般民事纠纷案件的特殊性。这两份裁定书所确定管辖地的依据虽然不同,但其背后的用意却是一致的,在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中,由侵权行为确定的管辖地应当与侵权行为有实际联系。一审法院认为在本案中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显然是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机械理解,违背了该条的的立法本意。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也排除了将侵权结果发生地作为商标侵权案件的管辖地,本案应当由上诉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该司法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即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由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五十二条所规定侵权行为的实施地、侵权商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该司法解释实际上也排除了将侵权结果发生地作为商标侵权案件的管辖地。依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原则,应优先适用该司法解释第六条。在本案中,珠海并非侵权行为的实施地、被控侵权产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因此本案应由上诉人住所地具有商标案件管辖权限的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管辖。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将本案移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

本院经审查认为,按照被上诉人格力公司起诉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本案属于涉及通过信息网络实施涉嫌侵权行为的侵害商标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的规定,格力公司作为被侵权人提起诉讼,其住所地为侵权结果发生地。格力公司住所地位于广东省××香××区,故原审法院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综上所述,上诉人展峰贸易部提出将本案移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管文超

审判员  陈海凤

审判员  刘秋萍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张淑君

地址: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网站信息:司法公开专栏 粤ICP备1105687号-1
技术支持:广州昊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